2.6万个机密文件被窃,特斯拉前员工“手滑”了?

特斯拉又提起一项针对前员工盗窃商业机密的诉讼。涉事前员工被指控,在任职不足一周的时间里,便大胆地将公司 26000 个机密文件移到了其个人帐户 Dropbox 中。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刘燕,原文标题:《特斯拉起诉前员工窃取26000个机密文件,当事人喊冤:我只是“手滑”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特斯拉指控前员工窃取代码

近日,特斯拉对一名前员工 Alex Khatilov 提起了诉讼

在联邦诉讼中,特斯拉指控 Alex Khatilov 自 2020 年 12 月 28 日开始担任软件工程师的三天后,便开始窃取大量代码,并从公司的内部网络下载了与其 Warp Drive 软件相关的文件,并将约 26000 个机密的公司软件文件移到了其个人 Dropbox 帐户中

这些文件包含特斯拉用于一些重要业务的任务(如订购零件和交付车辆)流程自动化的代码脚本。这数千种贸易计算机脚本是特斯拉工程师花了数年时间开发的。特斯拉表示,它们是商业秘密,在公司大约 50000 名员工中只有 40 名可以访问。Alex Khatilov 是有权访问文件的特斯拉员工之一。

特斯拉的诉讼称,这些代表“200 个工作年的工作量的文件对公司及其竞争对手都非常有价值,这些脚本将告知竞争对手,特斯拉认为哪些系统对自动化非常重要且有价值,以及如何对其进行自动化,从而提供了复制特斯拉创新成果的路线图”。特斯拉认为 Alex Khatilov 的窃取行为是在“故意和恶意损害”公司的业务。

不过,Alex Khatilov 对上述指控予以否认。他认为特斯拉误解了他,且坚持认为软件文件是错误地放入了他的 Dropbox 中,他并没有计划窃取文件或将其交给其他人。“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了 20 年,我知道敏感文件是关于什么的,而且我从未尝试访问或窃取任何敏感文件”,Alex Khatilov 在接受 The Post 采访时表示。

特斯拉表示,公司工程师在过去 12 年中开发的一批代码已于 1 月 4 日完成下载。Alex Khatilov 称,他被告知要从特斯拉的系统下载文件,因为他的工作将涉及与其中一些文件进行合作。他试图制作一个包含计算机上文件的文件夹的备份副本,但他“无意间”将该文件夹移动到了 Dropbox 中。“我不知道那里有 26000 个文件”,Alex Khatilov 表示。

根据诉讼文件,在远程工作期间,Alex Khatilov 在 1 月 6 日这天下载了更多文件。当天,他被特斯拉安全团队的调查人员抓了个“现行”,安全团队检测到了文件下载,并通过视频通话与他展开对峙。但 Alex Khatilov 推迟了与安全团队进行屏幕共享,且在此期间可以在视频聊天中看到他匆忙地从计算机中删除信息。

特斯拉方面认为,Alex Khatilov 下载的脚本“与他的职责无关”,而且,他还试图掩盖自己的访问记录。

1 月 6 日当天,特斯拉解雇了 Alex Khatilov。

特斯拉在诉讼中表示,Alex Khatilov“声称他以某种方式“忘记”了他偷走的成千上万个其他文件,这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一个谎言,调查人员仍然能够查看上传到他的 Dropbox 账户的数千个机密文件。“而且,很明显,在调查人员试图远程访问他的计算机时,他曾在视频对峙开始时匆匆删除了 Dropbox 客户端和其他文件,开始大胆地试图破坏证据。”

对此,Alex Khatilov 辩称,他是应特斯拉的要求从 Dropbox 中删除文件的。且他只转移了“几个个人行政文件”。他还卸载了计算机上的 Dropbox 软件,并没有人告诉他不应该这样做。

在上周五之前,Alex Khatilov 一直不知道自己被起诉了,“我对被起诉表示震惊,我刚到这家公司,那些文件也没有去任何地方。我并没有撒谎,我回答了特斯拉调查人员所提出的所有问题。”Alex Khatilov 对 The Post 说。

员工盗窃商业机密案频发

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车企之一,特斯拉频频发生内部员工盗窃公司商业机密的案件,为保护其专有数据,特斯拉这几年不是在打官司就是在打官司的路上。

2020 年 12 月,特斯拉与其前工艺技术人员 Martin Tripp 达成了和解,后者承认泄露了机密信息。双方的官司僵持了 2 年多时间,起因是 Martin Tripp 指责特斯拉在生产 Model 3 时浪费了大量原材料。诉讼中,特斯拉认为,Tripp 入侵了电动汽车公司的系统并将“千兆字节”的数据传输给了第三方。

去年 7 月,特斯拉对四名前员工发起了诉讼,特斯拉发现,这四名前员工涉嫌将特斯拉的机密信息携带到了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Rivian。而且,Rivian 其实在“故意鼓励”这种行为,特斯拉将对其恶意行为寻求惩罚性赔偿。诉讼中,特斯拉称已有两名被告承认接受机密信息,其中一位曾担任特斯拉的人事高级经理,在她接受 Rivian 公司 Offer 的第二天,她就从特斯拉的网络中至少获取了十份机密和专有文件,包括候选人名单及详细的内部书面记录等。 

早在 2019 年 3 月,特斯拉指控其一名前工程师曹光植在跳槽小鹏汽车之前涉嫌窃取了 Autopilot 的商业机密。后来,小鹏回应称曹光植没有任何违规行为。2019 年 12 月,马斯克在社交网站上“吐槽”小鹏汽车,称其使用的自动驾驶软件是特斯拉的旧版本,因此效果有限。他指控小鹏汽车窃取了特斯拉的源代码。他还称,小鹏也偷走了苹果的代码。但小鹏是否涉嫌窃取特斯拉的源代码还有待商榷。

2019 年初,特斯拉还对无人驾驶初创公司 Zoox 提起了诉讼,指控 4 名曾在特斯拉工作过的 Zoox 员工将有关特斯拉制造业的专有信息和商业机密带给了 Zoox,并帮助这家公司“跳”过了过去几年开发和运行自己的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业务所需的工作。

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诉讼后,该案件于 2020 年 4 月迎来关键进展,双方达成和解。Zoox 承认其四名员工从其前任雇主特斯拉那里获取了有关运输、接收和仓库程序的机密文件。Zoox 承诺将向特斯拉支付一笔未公开的赔偿款项。

参考文章:

https://nypost.com/2021/01/22/ex-staffer-being-sued-by-tesla-denies-he-stole-massive-cache-of-code/

https://www.cnbc.com/2021/01/22/tesla-sues-former-employee-for-allegedly-stealing-software-code.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21/1/24/22247095/tesla-sues-former-employee-software-dropbox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刘燕

免责声明: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