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 编辑:Joy,策划:CBA、鱼,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编辑:Joy,策划:CBA、鱼,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1年春,正在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办公楼里为客户忙得焦头烂额的都市丽人 Linda,在工作间隙瞥见了西北方向静安寺的静安宝塔一角,顿时感觉宽慰——这里繁盛的香火也有她的一份。

像 Linda 这样在闽南地区出生的人们打从娘胎里开始就接收着佛法的胎教,童年记忆中充斥着被父母胁迫参与至繁杂的供奉仪式中。在来上海之前,妈祖是她认知系统中重要的春节人物。今年在上海过年,到静安寺大雄宝殿里跪拜让她甚至觉得有一丝背叛之意。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妈祖神像,图源:金华山妈祖文物馆

妈祖、关公、济公、龙王这些地域特色的民间神话人物作为佛教中的一份子,使得观音、弥勒佛和如来退居其后,如同墨西哥的瓜达卢佩圣母和河南梆子中的耶稣形象,这些神话人物成为了民间佛教的具象寄托,使得地方特色的信仰体系坚不可摧。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福建厦门 南普陀寺

而在赛博化的今天,我们不再受到地域空间的限制,地球村可以达成一个或多个共同的未来宇宙宗教观。一部分人正在为此先行一步,他们早已开始探索宗教、音乐、艺术表达、宇宙学的交织与未来的边界。

Mindar 观音菩萨机器人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用机器人诵经,乍一听好像是因为僧人们诵经诵累了找来了一个高科技替代品,但在日本的京都高台古寺,机器人Mindar是真正的布道者,它是有着金属身体的现世观音。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这台价值 100 万美元的“铝制观音”身高 195cm,重约 60 公斤。头部、手臂和躯体可转动,左眼带有摄像头,可以用日语现场讲解《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般若心经)》,并伴之以各种动作。还可以通过大型数字屏幕即时显示英文和中文字幕。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在 2019 年,Mindar为公众展现了自己对佛教的理解,为观众讲解《般若心经》。以“慈悲”和“救济”为象征的观音菩萨可以根据寻求救济的不同的人展现不同的身姿。用 Mindar 自己的话来说:我可以超越时空化身成任何模样。今天,我则以仿人机器人的样子与你相见。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尽管很多的评论家表示,这机器人就是“弗兰肯斯坦”似的怪物,但寺院的工作人员与香客却由衷地欢迎Mindar,他们表示“Mindar为乔达摩2500多年前创立的精神传统创造了奇迹。”

FM3 唱佛机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由老赵和张荐两位音乐人组成的FM3,被视为中国内地电子音乐先锋。他们不断实验将中国传统乐器与现代电子技术相结合,更以唱佛机为灵感,早在2005年就推出了循环播放环境音乐的唱佛机。在其中植入了一系列引人入胜的专辑,其中包括Virant的《Radio Pyongyang》(2005)和《Streets of Lhasa 》(2005年)中的一或几首歌,也收录了窦唯和颜峻的创作,再以催人入眠的诗意回响,创造出使人入迷的冥想声境。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这是一种内置装有梵呗或者佛号记忆体的小盒子,他们把常见的佛号换成了九段声音素材,做成七种颜色。

FM3的表演现场被称为“佛打架”。在成员的表演结束之后,观众会拿出自己的“唱佛机”,运用九段素材拼成不同的loop,这样的高互动性成为了FM3唱佛机的特点,美国的Grooves杂志和boingboing网站也都评价唱佛机为“反i-pod”性质,称它是“重新唤起听觉的潜意识与进入冥想世界的密钥”。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这样的特别体验也让FM3的唱佛机成为了世界上最受追捧的“音乐机器”之一,目前在很多网站上都显示售空。张荐也表示:“唱佛机的商业成功是无法预料的,归功于此,FM3仍可以继续作为实验乐队生存十年或更长时间,这算是一个奇迹。因此,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并且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将继续创造FM3的奇迹。”

人类的思想制造了人工智能,但人工智能或许也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信仰。这样的场景被嵌入到未来的构想中,这在许多实验艺术作品中可以初见端倪。

林万山

职业艺术工作者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职业艺术工作者”林万山尝试以自己的实验性装置艺术与宗教融合,他的作品《未来宗教形态三部曲》、《游戏神通》、《法身》告诫人们“抬头望向星空,勇敢的尝试探险以获新知,都犹如关公之勇,明亮而赤诚”。关于他的艺术装置,他带来了这样的介绍与思考。“(这些作品)都是个人关于宗教思考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对于我们在人生一个阶段的体会与成果,我习惯以艺术的形式去做一个表达,只有去表达了才能得到一些反馈,无论正面侧面都好。”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林万三的未来宗教形态系列三部曲的第三部《耕魂乙》的展出地点是一间寺庙。这件混合了宗教、技术物、生命体的多维作品,能够根据声音的识别以及超声波的位置感应触发出不同的动作。人机的互动被控制在极简状态,恰似佛教中的入定。

林万三说这个作品的起始灵感源自一次与师傅的对谈——人工智能能否成佛?人类技术物是否能够在自身迭代后,最终得以开悟从而成为制造者的智慧领导者?

师傅的答案是不可,因技术物无自性,而林万山的另一位朋友则认为,技术物有可能成为神,但他不能成为人的神,他会成为技术物自己的神。林万山本人没有答案,因此他期望去创作一件《耕魂乙》这样的作品,观察一个未知的可能。所谓技术物,不过是空间,我,智能,位置,血肉,如此而已。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NTDD-1》—林万山

而在林万山最新的作品《NTDD-1》中,他在北京时间2021年1月20日21:52:49,卫星平台位于南纬2°3‘40.96‘‘西经48°15‘57.73‘‘处,将基因,数理结构,宗教,以图腾形式上传至地球近地轨道,将卫星载具与地球合影成为图像静帧。

林万山对于宗教与艺术创作间的关系有着深入的思考。“宗教是一种生活,其实你总是在宗教之中,它和死亡,快乐,疾苦,没有区别,宗教也是我艺术创作的土壤。过去我喜欢在我的作品中提到我身边的宗教事件与宗教元素,作为来解释自己作品的灵感来源。但是我现在相信,作为艺术工作者,需要你因为思考进而不满,不满进而实验,实验进而瑰丽。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大悲宇宙—林琨皓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现居于厦门的3D艺术家、视觉设计师、乱码诗编辑者林琨皓。给自己取名「大悲宇宙」是因为“西方三聖中間是阿弥陀佛,左边观世音菩薩,右边大勢至菩薩。分別代表著无量光明,大慈悲,大智慧。宇宙之大人类是那么渺小我們需要被慈悲的对待。”

在这样的美学世界中,他看到了佛与机械同样具有的慵懒美感,慈悲的眼神中带有对世间一切爱恨的无视与超脱,所以林琨皓选择用日益发展的科技撑起了大悲宇宙的宏大想象,运用算法的实验性科技,也打破了传统的艺术手法、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仏”古时同佛,也指佛像。以算法构建出的仏。均指向这些未来仏的出处——“人和机器将走向融合,人最后将会成为我们崇仰的仏。”承蒙电子音乐现场44KW的邀约,展览“仿佛·未来”通过并联100尊祛魅重塑后的仿生仏雕塑,这些“未来仏”环绕成阵,混合了科技、自然、佛学与时空,生长出一个由拟像客体堆叠形成的关系网络。不知道这些“未来仏”是否会成为未来人们崇拜的对象呢?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赛博礼佛,近在眼前

当宗教圣山被新媒体艺术家们在电子世界重构,VR将全息的佛法渗透感官。2027年,实现财务自由的Linda住进了太空酒店,相邻轨道上的NTDD-1发来讯号:“妙音遍法界”。从此,这个闽南人不管置身于宇宙的哪个角落,都能感受到故乡妈祖给予的信仰与爱。

参考文献:

作者:大村治郎,《机器人观音亮相京都·高台寺 阐明佛教的教义》,朝日新闻,2019年2月23日

作者:Robin peckham,《Buddha Machine. Third Generation Sound Toy》,DIGICUL

作者:W my,《未来宗教形态系列三部曲 | 林万山装置作品》,Arterest,2019年7月10日

作者:Bluuu,《大悲宇宙 ▌林琨皓》, 布洛芬Edge,2020年9月27日《艺术赏析 | 大悲宇宙:东方赛博美学的虚拟世界》,深圳市设计与艺术联盟,2021年1月11日

《为了他的作品,我们甚至动用了小型起重机》,数艺网,2020年10月14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公路商店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46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