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游戏观察:如何让玩家心甘情愿“99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郑博文、吕苏杭,原文标题:《二次元游戏圈层观察:又肝又氪,玩家为何乐于在游戏里“996”》,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郑博文、吕苏杭,原文标题:《二次元游戏圈层观察:又肝又氪,玩家为何乐于在游戏里“996”》,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就是在主城饿死!弱死!被路边史莱姆打死!我再也不抽卡了!”

片刻之后。

“绑钻又够518了,嘿嘿嘿偷渡欧洲去!”

氪金抽卡,几乎是所有二次元游戏的必备项目,在很多非二次元游戏玩家眼中,为了几张jpg.或gif而抽卡可能是一种“智商税”。

殊不知,玩家在抽卡时除了祈求欧神附体,也能靠“钞能力”大法弥补,何况MMORPG等大多数游戏中,都设置了无数氪金点。

比起抽卡,让不少二次元游戏玩家又爱又恨的,实际上是游戏获得对玩家时间的占用。

事实上,不少深受日系游戏风格影响的二次元游戏,普遍玩法相对单一,且几乎不设置“扫荡”等功能。如果要达成目标,消耗时间并不比下一个大型副本,或打一场工会战要少。并且由于游戏内的弱社交和弱竞技性,让玩游戏的过程在外人看来,甚至有些机械。

也难怪在知乎上,有人对二次元游戏玩家发出灵魂拷问:喜欢游戏的美术,可以逛P站收集数不胜数的美图;冲游戏声优去的,可以看动画买CD不重样的一直听到腻。好玩的游戏那么多,为什么还要去忍受每天限时限量无实质回报的半强制劳动,以及连枯燥的游玩时间过程都要限制的体力系统?

二次元游戏里的“996”打工人

小李是通过动漫了解到二次元游戏的。大学期间,舍友都沉迷《阴阳师》,也将其拉入了游戏坑中。作为一名月卡玩家,小李在大部分时间都较为较为佛系,随缘挂机,但这也导致其养成的式神阵容并不强。

直到《阴阳师》推出了一年两度的大型活动“超鬼王”。超鬼王是一种新的副本boss,在打御魂、觉醒、探索等游戏过程中,有概率触发,或通过6小时CD一次的搜寻发现。击杀boss后获得的积分,能以更高的性价比换取道具或式神奖励。

这让想获得更多喜爱的式神,更好养成已有卡牌的小李非常心动。为此,她发动男友一起,制定了活动期间24小时不间断的轮班表,轮流作息来肝“超鬼王”活动。

这种排班制,对很多二次元游戏玩家并不陌生。更有甚者,并没有养成实力等方面的目标性,而是纯粹地为爱发电,彰显厨力。

烧鹅是一款女性向偶像养成类二次元游戏《偶像梦幻祭》的开服玩家。在这款游戏中,和大多数二次元卡牌游戏一样,想要获得喜欢的角色卡片主要由两种途径:从卡池里抽卡和肝活动达到一定的积分线换卡。两种途径互不相同。

而《偶像梦幻祭》的活动玩法,几乎就是不断“点点点”,玩家甚至可以一边看电视、听音乐,一边戳屏幕。正常来说,活动期每天戳两三个小时屏幕,就能获得一张积分卡。

但是,当遇上本命角色的活动时,只拿到一张卡显然不足以释放厨力。正如粉丝打投,收藏家多收,玩家的积分越高,得到的卡片越多,表达的爱也就越强烈。

烧鹅最喜欢的是游戏里的一个冷门角色,每次肝活动抬高积分线的粉丝也就较少。在其他热门角色,几乎都有玩家为其打到上亿分数,烧鹅决定,也要为本命肝到1亿积分,登上国服当期活动排名第一。

1亿积分,不仅意味着要投入数千乃至上万元人民币购买体力回复道具,更需要实打实的游戏在线时长,没有可以跳过的捷径。

烧鹅算了一笔账:活动开始到结束的周期是7天半,如果专心游戏,每个小时获得的积分最多是60万左右,如果要完成1亿积分,每天至少需要打10个小时游戏。这对于上班族的烧鹅来说,完全不可能只靠一个人完成。

为此,她发挥了工作时项目管理的经验。首先通过朋友介绍,找来五名其他玩家“代肝”,建立QQ群,并制作了一张“工作流程表”,排好每位代肝的日程表,分别在哪些时间段打游戏。其中甚至还有时差党,负责在半夜上线。每次代肝交接时,还要在日程表上纪录交接前后的积分情况。烧鹅再根据每天的积分变动,控制进度,并将每个代肝所打的积分作为结算依据。

“多劳多得,这个游戏里代肝的收费标准通常是每10万积分2.5元~3.5元,算上本身需要的体力消费,一次活动不超过1万。而有些热门角色,玩家想要打到3亿甚至4亿积分,即便24小时不间断肝也来不及,就必须买积分翻倍道具,代价则更昂贵。”烧鹅表示。

有需求就有商机。事实上,与很多游戏的“代练服务”一样,《FGO》《公主连结》……这些所有需要通过肝来获得卡牌的游戏,也早已延伸出了“代肝”“代抽”一条龙服务。

在淘宝或闲鱼,搜索关键词“代肝”,就可以看到:代抽、代排名、收售账号、代注册等,满足玩家千奇百怪的需求。只是和传统游戏代练一般以充实装备、获得稀有道具、提升游戏角色实力不同,二次元游戏的“代肝”,更多是满足玩家“奉献式”的需求。

 “打工人”的游戏偏好:厨力释放与沉浸式体验

对烧鹅来说,如愿登顶国服活动第一名,并不是想让自己成为游戏里的大神受人敬仰。其目的是要让更多玩家认识她所喜爱的角色——即便是冷门,也有为他肝上亿积分的死忠粉,在游戏停服后,这个角色不会“查无此人”。

很多其他角色的粉丝,在打上积分榜前排时,也很少有人突出个人声望,而是通过改ID,来宣传自己喜欢的CP寻找同好、推销相关周边拼团等。这与不少竞技类游戏的高玩更倾向宣传个人或工会、壮大实力有所不同。

这一切的动机根源,正是源于对角色的喜爱。而要塑造让人心甘情愿付出的角色,世界观设定、剧情的沉浸式体验、美术和声音等各方面因素,缺一不可。

事实上,这一类二次元游戏玩家更享受内容的沉浸和与角色的交互,游戏的好故事可以吸引玩家又肝又氪。而低操作性和竞争性,实际上也有助于让玩家在肝、氪时沉浸在故事中,改善打工体验。

与之相对的,就是玩家本身也不喜欢竞技性过强的游戏玩法,这会冲淡其情感体验。

多年“死宅”小陈就自认是个懒散的二次元爱好者,讨厌PVP模式和竞技性,“玩二次元游戏,我只想点开始键,然后点结算界面。希望打游戏是一个享受情怀的过程,而不是一直在战斗。”

这一原因,让其放弃了不少游戏,甚至包括知名二次元游戏《崩坏三》。在小陈看来,虽然《崩坏3》的画面精美,但游戏后期难度陡增,长时间的高强度操作让他感到疲惫,不得不割舍出坑。

相比之下,他更青睐《FGO》《战舰少女》这类游戏系统的沉浸感很强的产品:选好出战的角色卡牌之后,战斗过程是自动或半自动的,让人轻松享受故事,操作与否对游戏结束的资源收益影响不大。培养卡组的过程则能体会互动番剧的快乐感。

大学毕业后由玩家变成一名游戏行业从业者的小小也持同样的态度。“不管是不是我喜欢的IP改编,凡是这款游戏里面PVP的成分占80%以上,我就会放弃。”

“打工人”也可以是现充

优秀的二次元游戏,可以用精彩的故事打动玩家,游戏角色在故事中生动的演绎也丰满了人设,使玩家在游戏的幻想世界,对角色产生了各种各样复杂的感情,最典型的就是有了自己的游戏“老公”“老婆”。

这种“老公”或“老婆”,并不一定只是“死宅”对现实恋人的替代,甚至一些有恋人的玩家,也需要这些虚拟“老公”和“老婆”。

有稳定男友的玩家小二就表示,虽然现实中并不缺少感情,但依然喜欢玩乙女恋爱游戏。因为这些游戏提供的感情,和从男友处获得的并不相同。有时生活中遇到糟心事,并不想和现实的男友说,徒增他的烦恼,就上线跟角色互动倾诉。或是跟男友吵架了,也会到游戏里寻找安慰。

小二当前最喜欢的游戏是《未定事件簿》,在她看来这款游戏感情逻辑合理、故事贴近现实,如同“视觉小说”,让她可以很容易进入剧情,被故事中的感情打动。

事实上,这类二次元游戏,并不是粗暴地用开后宫的桥段来满足玩家,而是更多地在女性视角下还原现实的恋爱逻辑,用合理的背景营造故事的真实感,并通过有吸引力的故事和人设满足不同的情感需求,这种需求有时未必可以从现实生活中得到回应。

同时,二次元游戏也成为不少玩家进行社交的重要纽带。小王就是一名从高中时就开始通过二次元游戏交友的典型玩家。

小王常在上下学路途中跟同样喜爱二次元文化的同学一起打《战舰少女》,讨论最近更新的剧情、技能,炫耀自己欧气满满的舰队卡组,聊上头时甚至经常一起坐过站迟到。

小王认为,和同龄人一起玩这类游戏,天然地有归属感。在不方便直接玩游戏的时候,大家还能一起讨论剧情、角色,仿佛依然沉浸在那个快乐的世界里。

而高考结束后的小王,终于有机会去漫展参加《战舰少女》官方举办的玩家聚会。当活动进行到玩家抽奖环节,小王抽出了一等奖礼包时,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欧气”和旁人羡慕的眼光包围了。

这次线下展会,也让他认识了几个年龄不同的玩家朋友,“有的已经工作了,有的是土豪,如果不是玩游戏和参加线下活动,我可能永远不会认识这些人。”小王说。

二次元游戏的创新融合带来的改变

其实,像这些为了自己钟爱的游戏、角色,又肝又氪乃至化身线上“包工头”的玩家,更多还是二次元游戏核心用户或者深受日系游戏文化影响的粉丝。

目前,这些二次元玩家的需求,已经被本土不少核心二次元游戏公司抓住,并开发出了不少自研的二次元游戏产品。

这类二次元游戏玩家虽然相对小众,却十分“硬核”,对IP、游戏的粘性很高。在他们的亲身影响和二次元文化圈内感染力双重作用下,越来越多泛二次元爱好者乃至路人也开始尝试,加入到二次元游戏玩家的行列之中。

而随着二次元游戏在中国的创新与发展,本土游戏公司也在探索,如何保留日系二次元游戏精髓,如美术、内容、情感体验的情况下,融合新的玩法,提升二次元游戏玩家的“打工”体验。这也让更多非二次元游戏玩家有了接触这种新品类的契机。

例如,在传统玩法外,开发面向更广泛受众群体的新玩法:社交互动的创新、新颖的排名活动等。刚从卡池中抽出的干员就已经拥有可观的战力,不会让玩家为了角色养成苦苦爆肝。素材的积累也可选择肝或氪,玩家只需要付出二者之一即可。更新不断的新剧情、新模式、新干员也让玩家在枯燥的“打工”后,又在新鲜感的驱使下乐此不疲。

此前《明日方舟》的破圈和成绩,就佐证了在二次元手游尚未破圈的时代,用非主流的塔防玩法搭配创新的美术风格,不仅能吸引到核心的宅男玩家,还有更多女性玩家和传统游戏玩家。而《原神》的开放世界,为玩家创造了一个更广阔的线上虚拟世界,助力这一游戏在全球市场登顶。

当然,肝也可以,氪也可以,最重要的还是,游戏设置给出的“打工”之后的快乐,给到玩家选择权和合理的情感回报,这个“打工”体验才能令玩家乐此不疲,心甘情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郑博文、吕苏杭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50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