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狗:干得多,睡得少?

有人说,人类所有体验和行为或许都建立在时间感知的脚手架上。但这个脚手架深受主观意识和客观环境的影响,像手风琴一样伸缩不定。你在某件事情上面花的时间,到底算多还是少,花的这些时间能带来什么样的体验,有时候就取决于你跟别人的比较,以及对这种比较的认知。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林辉煌(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助理),编辑:Susu,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有人说,人类所有体验和行为或许都建立在时间感知的脚手架上。但这个脚手架深受主观意识和客观环境的影响,像手风琴一样伸缩不定。你在某件事情上面花的时间,到底算多还是少,花的这些时间能带来什么样的体验,有时候就取决于你跟别人的比较,以及对这种比较的认知。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林辉煌(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助理),编辑:Susu,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不能免俗

自从老猫决定成为我的“生命故事”访谈对象之后,他时不时地会跟我交流有关时间利用的心得体验。我感兴趣的是,作为科研工作者,为什么老猫如此执着于时间记录?这种细致的时间记录习惯在多大程度上会改变他的时间感知?又会在多大程度上作用于他的科研工作?他会因为时间记录而有更清晰的时间感知吗?这个习惯会提升他的科研产出吗?现在还看不出来,或许时间最终会给出一个结论。

春节刚过完,老猫就找我聊他在二月的时间消费情况。我们一起对比了2020年全年的平均数据,得出如下结果:

在个人生活上,老猫二月份平均每天耗时10:33:44,比2020年少20分43秒。这有点让人意外,我们来看看其中的细项。原来,用餐时间减少了24分钟,洗漱整理减少了2分钟,步行减少了16分钟,交通减少了38分钟,后面两项主要是因为少了外出调研的差旅时间。用餐时间怎么会减少这么多?老猫回忆了一下,发现是因为春节期间很多用餐时间都花在社会交往尤其是聚餐上面,而没有记录到个人的用餐时间上。

但是睡眠时间增加了21分钟,怎么回事?老猫有点羞怯,挠着头说,主要是春节期间喝酒多了,很难早起。另外,中转区间也增加了26分钟,看来任务切换没有那么顺畅啊。因为喝酒?个人事务也增加了8分钟,如厕增加了5分钟。

这一分析才知道,表面上看老猫减少了个人生活的耗时,实际上只是减少了生产性的个人时间(比如调研差旅时间),非生产性的个人时间(睡觉、如厕等)都增加了。看来春节的影响是如此剧烈,就连拥有钢铁般意志的老猫也不能免俗。

在家庭生活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4:09:28,比2020年多了46分钟。主要原因是带娃增加了19分钟,理财增加了30分钟,家务增加了3分钟。对于老猫来说,2月份有两个因素导致他在家庭生活的时间消费增多。一个是春节,陪家人尤其是带娃玩耍的时间增多了。一个是因为一月底发了年终奖,老猫手头上多了些钱,花在理财的时间就增加了。

时间被浪费了?

在论文写作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2:13:03,比2020年少了31分钟。其中,文献准备少了17分钟,正式写作少了38分钟。整体来说,这个月受到春节的影响(喝酒晚起,外出游玩),花在写作的时间每天少了半个小时。

在文献研究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2:08:45,比2020年只少了38秒。但是微信浏览多了8分钟,说明看书的时间还是少了。

在娱乐休闲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1:47:02,比2020年多了53分钟。主要原因是游玩多了1个半小时,而看电影则少了半个小时。春节期间老猫回归家庭,带家人到处游山玩水,没有时间学习,也没有时间请老婆看电影。当然,也没什么好看的电影,老猫嘿嘿笑道。

在工作事务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1:25:55,比2020年少了36分钟。其中单位工作少了4分钟,学生工作少了15分钟,单位外工作少了23分钟。可见,春节期间,日常公务也少了很多。

在田野调研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1:24:52,比2020年多了20分钟。这一点让我非常诧异,不可能吧?看了一下细目,其中访谈时间多了25分钟,调研准备多了18分钟。老猫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把春节期间跟亲戚朋友们的交流当做调研了。这个做的不错嘛,听老猫这么一说,我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是啊,既然春节期间要到处走亲访友,为什么不能利用这样难得的机会来做一下调研呢?了解一下这一年来大家伙过得怎么样,也是蛮有趣的。对于社会科学研究者来说有一个好,那就是调研可以随时随地开展。

在社会生活上,老猫二月平均每天耗时0:26:57,比2020年多了5分钟。主要原因是春节聚会多了。

在健康生活上,老猫二月每天耗时跟2020年差不多,主要是室内健身多了4分钟,羽毛球多了3分钟,但是室外跑步少了6分钟。

把二月的时间消费捋了一遍之后,老猫感叹道,春节对自己的科研工作看来还是影响不小啊。吃喝玩乐多了,睡觉多了,写作就少了。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安排一天的时间呢?老猫有点孤独唏嘘的样子,跟2020年的平均水平相比较,感觉二月份的时间被自己浪费了,着实可惜。

干得多,睡得少

那有什么难的,你想知道别人的时间如何消费,那就比较一下呗。于是我们按照OECD Time Use Database的标准来重新梳理一下老猫二月的时间消费。先来看看Our World in Data发布的一个图表。

科研狗:干得多,睡得少?

上述图表按照付费工作、教育、睡觉、家庭生活、其他非付费工作、自我照料、吃饭、休闲娱乐来进行时间归类,并且列出了23个国家的调查数据。按照这个分类标准,老猫的时间消费如下:

付费的工作。对于老猫来说,“工作事务”肯定属于付费的工作。至于“课题研究”“论文写作”“田野调研”“文献研究”,虽然都属于有一定自主性的科研工作,但本质上也是服务于所在单位,因为研究的成果都会署上单位的名称。因此,这些工作也应当归入付费的工作。这样算下来,老猫平均每天花在付费工作的时间总共是7小时18分钟29秒,即438分钟,超过了上图包括中国(315分钟,在所有国家中最高)在内的所有国家在付费工作上付出的时间。如此看来,人们说“科研工作、没日没夜”,一点都不假。

睡觉。老猫二月份日均睡眠时间是7小时18分钟29秒,在平均睡眠最多(9小时2分钟)的中国人群里,简直算是缺觉的。实际上,老猫的睡眠时间比上述所有国家的平均水平都低,睡眠时间最少的韩国人都有7小时51分钟。

科研狗的日常

家庭生活。OECD统计的主要是家务和购物,如果只计算这两类,老猫每天花费的时间不超过20分钟,远远低于中国人的平均水平(123分钟),也低于上述国家中花费时间最少的韩国(89分钟)。老猫说,家务基本上都是老人家承包了,他自己没有机会插手(是不想干吧)

其他非付费工作。除了家务、购物之外,其他非付费工作包括自愿照料家人等。老猫参与带娃的平均时间是3小时15分钟,即195分钟。这个时间投入不仅远超过中国的平均水平(56分钟),而且超过上述国家中耗时最多的爱尔兰(132分钟)。即使是2020年的平均水平,老猫在带娃的时间投入上也处于最高水平(接近180分钟)。显然,这跟老猫家的小娃还处于亟需伺候的年龄有关。当然,作为男同胞,他算是比较顾家了(在带娃这方面)

自我照料。我们大致可以把老猫的“个人事务”“洗漱整理”“如厕”归入自我照料的范畴,合计耗时58分钟,略高于中国人的平均水平(52分钟),远低于爱打扮的法国人(107分钟)和韩国人(90分钟)

吃饭。二月份老猫的用餐时间是39分钟,远低于中国人100分钟的平均水平。考虑到老猫把社交聚餐的时间刨除了,我们可以看看2020整年老猫的用餐时间,是63分钟,跟美国人(63分钟)和加拿大人(65分钟)的时间差不多。看来,老猫不像一个好吃的中国人。

休闲娱乐。二月份老猫的休闲娱乐时间比较多,有107分钟,但是也远低于中国人228分钟的平均水平,跟北欧的挪威(369分钟)相比,更是小巫见大巫。即使是最不喜欢玩的墨西哥人(172分钟),也比老猫休闲。如果我们看老猫2020年全年的平均休闲时间,不足53分钟,简直不忍直视啊。

总结来说,即使是在春节的二月份,老猫作为科研狗(猫)也算是工作狂了:工作时间长、睡觉时间少、家庭生活少(但是带娃时间长)、休闲娱乐少。

不过,这大概也是科研狗(猫)的日常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林辉煌(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助理),编辑:Susu,本系列上篇: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50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