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彭怀月,编辑:大羽,图片编辑:吴学文,地图编辑:伍攀,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彭怀月,编辑:大羽,图片编辑:吴学文,地图编辑:伍攀,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毛线沟、鸭儿凼、牛屎滩、蚂蝗梁……这些“土到极致”的地名,是重庆。

栖霞、白沙、鹿鸣、云安……这些优雅动听的地名,也是重庆。

柏林、太原、桂林、长沙(多为镇名)……这些“中外通吃”的城名,还是重庆。

山城重庆,因为立体多彩而被称为“8D魔幻之城”,表现在地名上尤其如此。


万物皆可入地名

总面积达8.2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3100万的重庆,远远超乎人们对一个“市”的想象。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如果以行政区面积计算,重庆是中国最大的“市”。制图/伍攀

作为“市”,重庆是地域最辽阔的一个,与同级别的行政区相比,重庆面积大于宁夏、台湾、海南等省区,是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面积总和的两倍还多。拥有了大地盘,理论上就拥有了比别处更加多样地名的可能。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8.24万平方公里的重庆,地貌实在是太复杂了。制图/伍攀

地处我国地势第二阶梯与第三阶梯、四川盆地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重庆上连西北三秦、下接西南黔贵、东靠华中楚湘、西邻华西川藏,高山、平原、盆地、峡谷汇聚,内部分为渝西方山丘陵区、中部平行岭谷区、东北大巴山地区、西南巫山—七曜山地区四大部分。

复杂的地形地貌,除了构成重庆自然风景的骨架,还深刻影响着地域文化的形成与发展,重庆地名便是最直接的体现。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长江、嘉陵江犹如两条游龙,贯穿了重庆主城。摄影/杨荣

重庆下辖38个县(区)级行政区,与山水自然相关的就有超过一大半,他们有的直接以境内山水之名作为地名,如綦江、巫山、秀山;有的以所处的山水地理位置或环境与特征作为地名,例如江津因为长江要津而得名,沙坪坝因地处江边多沙的平坝而得名,合川因位于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合流之地而得名。

不以山水自然为名的区县,一类出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所在的大足,取“大丰大足”之意而来;荣昌,寓意 “繁荣昌盛”。另一类和重庆的人文历史有着更加紧密的关联,“中华诗城”奉节,为尊崇诸葛亮奉刘备“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品质得名;忠县便是为了感念巴国将军巴曼子“割头保城”之忠义。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位于奉节县的名胜区,自上而下为小寨天坑、瞿塘峡与夔州古城。摄影/李琼

至于更小层级的地名,表现的更是丰富多样,以山以水,以花以草,以人以物,以形以景……以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词语……万物皆可入地名。

山地名,到底有多少花样?

千万别在山城人民面前炫耀你家地名的奇特。

东北人习惯把山叫做“顶”或“顶子”,如大秃顶子、琵琶顶子、四方顶子;海南人习惯把山叫做岭,如鹦歌岭、阿佗岭、七仙岭;到了重庆,山的叫法就包罗万象了,你能想象到的和山有关的一切称呼,都能出现在这里:山、盖、梁、岭、峰、岩、包、坪、槽、屵……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一张图,看懂重庆各种地名。底图绘制/张洵@八二四研究所,后期美化/孙大仙工作室

重庆东北部属于秦岭—大巴山地带,山体高大,像屋梁一样横戈正中,这里的大山往往称作梁,重庆和陕西分界处的渝陕界梁、形似打更梆子的梆梆梁、山形笔直的一字梁,还有猫儿梁、神田梁、坪坝大梁……

重庆东南部,山的叫法与其他地方大相径庭,普遍称之为“盖”,如川河盖、广沿盖、毛坝盖、巴尔盖……这些山有个共同特征,山体顶部因岩溶和其它外力作用多表现成较为和缓的台地。

探究起来,一说这些山体顶部平坦如盖,故称“盖”,一说是因为这些山体常常作为地区分界线,渝东南口音把“界”读作“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称呼。

到了重庆中西部,山才被规规矩矩地叫做山,但这并不意味着山的叫法统一。由于中西部的山体相对较矮,起伏和缓,这里的山又多被称作“岗”或“丘”。

哪些地名最有重庆味儿?

对于山水的理解,重庆人称得上首屈一指,他们像庖丁解牛一般,对山水各个部位的无比清楚,衍生出来一系列独具地方特色的重庆地名。

山体突出的地方叫做“峰”或“岭”,两峰之间的凹处叫做“垭”,山顶的平地称之“坪”,而山间或者河边的平地叫做“坝”,连接坪与坝之间的地方,较为平缓的叫做“坡”,较陡的叫做“崖”,外地人来重庆必须打卡的洪崖洞,是因有洞穴位于洪水汇聚的山崖中得名。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网红打卡圣地洪崖洞。摄影/咔咔

伸入江河之中平坦或者碎石裸露之地,叫做“滩”。水运为主的年代,重庆江河之中滩多水急,这些地方被过路的客商看到之后,便以“滩”为名传播到重庆内外,从此固定和流传开来,大名鼎鼎的龚滩古镇便是其中之一。

水流缓慢且水面弯曲开阔之处,叫做“沱”,这里适合船只停靠,常常形成码头和城镇,重庆以“沱”为地名处也不在少数,如唐家沱、郭家沱、王家沱、李家沱等。据初步统计,重庆中心城区带“沱”的地名约有32处,全市约有598处。

至于重庆地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湾”,其实就是由山地三面围合、一面开阔的形成山麓缓坡地带,因这里地势起伏小,为山地堆积物和水源聚集地带,土质较好,十分适合旧时人们耕种谋生的需要。整个重庆地区,大大小小的 “湾”地名,竟有80000多处!

这些重庆最具特色的地貌名词,大多作为地名的后缀而使用,等到它们与千奇百怪的词语相遇,就演绎出重庆最光怪陆离的文化景观。

大俗大雅,才是江湖重庆

山水纵横交错、地形此起彼伏,传统的“东南西北”这些方位词在重庆行不通,取而代之的多是“上/下”。在过去,重庆城因为修筑在山地之上而分为上半城与下半城。今天的地图上,随处可见上/下坝、上/下街、上/下湾等与重庆地形相适应的地名。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轻轨依江,公路盘山,索道凌空,高低起伏的地势造就了重庆8D城市的别名。摄影/赵孟喆

重庆人性格耿直,这在地名上的表现就是:看见什么就叫什么。最常见便是以本地盛产之物或突出景观的形象命名,例如青草坝、蒲草田、松林坡、李子坝、鹅公岩、猫儿石、鲤鱼池、鹞子丘。

作为一座的重要的历史文化名城,重庆的地名与众多的历史事件一脉相承。元明清时期,由于灾害战乱和国家政策,众多两广、两湖、赣闽等地的移民迁入重庆开山垦荒,他们大多以家庭或者同一姓氏为单位分散在重庆各地。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湖广会馆,是两湖人民迁入的标志。 图/李琼

这些尚未得名的地方,就以最先落户或势力最强户头的姓氏,加上所处的地方环境特征和景观被人们命名称为杨家坪、苏家湾、唐家沱、曾家岩、覃家岗……久而久之便固定了下来,成为一方地区的通称。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杨家坪商业街夜景。摄影/曹冰冰

有多粗犷直白,就有多文艺美好。

结合山水环境特征,重庆人将生活中朴素的愿望融入到传情达意的文字中,再加以形象上的美化,成为了一大批重庆地名的共性:安居与乐业、人和与兴隆、太平与大顺、丰盛与悦来。

如果说“姓氏+景观”“物产+景观”的命名方式还算委婉,头塘、二塘、三塘、四塘……一公里、二公里、三公里、四公里……这些地名就显得太过简单粗暴了。古代重庆把驿站称作“塘”,依照起点到终点的顺序,就出现了以塘为结尾的数字系列地名;

这一连串的“公里”,听起来直白,其实很有历史底蕴,抗战中后期中国与外界联系的唯一“生命线”中缅公路,起点就在重庆,为了战略隐蔽和方便使用,人们便将公路里程碑数字作为居民点的代称传承了下来。

近现代以来,由于重庆特殊的战略和政治地位,在新浪潮推动下,又产生了民主、和平、新华、新建、新民、解放等一系列具有浓郁时代背景的地名。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解放碑曾经是重庆最高的建筑,如今它的“低矮”见证了重庆的飞速发展。摄影/曹冰冰

重庆东北部峡江一带,古时盛行鬼巫之术,因此诞生了巫山、巫溪、巫峡、灵巫等众多与“巫”相关的地名。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俯瞰巫峡、巫山与巫山县。摄影/李琼

渝东南是土家、苗族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地,这里地名保留着相当多的民族语言文化。石耶原为土家族语的音译,意为“打猎”。这一带有两条高颜值的河流:阿依河得名于苗语,意为“漂亮乖巧的阿妹”;阿蓬江源于土家语,意为“凶猛健壮的男子”。

如重庆山水一样魔幻复杂,又像重庆火锅一样活色鲜猛。纷繁复杂的地名,有着重庆人最朴质的山水乡愁和最美好的生活期待,看似杂乱无序,但无时无刻散发着重庆包容万象的江湖义气。

重庆地名,到底有多“野”?

摩天大楼之中,寻常巷陌,隐藏着重庆的市井江湖。摄影/陈文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彭怀月,编辑:大羽,图片编辑:吴学文,地图编辑:伍攀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60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