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这个是风口就有人站上去的年代,注定我们很难再看到《粉红女郎》《好想好想谈恋爱》这种就连配乐都透着诚意,真正关注女性、尊重女性、理解女性的好片了。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笺语,头图来源:《爱的理想生活》

影视圈有两大雷区,不和梁静茹多借点勇气,常规团队不敢轻易涉足。

一个是漫改,一个是改编。漫改剧要破次元壁,领悟不到精髓就容易神形皆失;而翻拍剧有珠玉在前,十有八九都会落得个自讨没趣。

而电视剧《爱的理想生活》,明显把上面“两难”都占全了。

这部改编自朱德庸的漫画、原名《涩女郎》的都市情感剧,一上线就被观众架上了擂台,斗法对象还是已经封神十八年的《粉红女郎》。

结果可想而知,除了扮演“结婚狂”的宋轶因为宣传好嫁风穿搭而被女权重拳擂上热搜外,这部剧播出至今,进度条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一,却仍没能贡献一个出圈的爆梗。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让宋轶演结婚狂就离谱。/ 《爱的理想生活》

比起投入剧情挖掘亮点,当下的氛围似乎更有利于围观群众的挑刺找茬。“剧情魔改”“人设拉胯”等差评接连刷屏,就连扮演“万人迷”的殷桃本人,都因为外形条件和当年二十出头的陈好相去甚远,而在评论区遭受了“发福又油腻”的恶意。

慕新版《粉红女郎》之名而来的前作忠粉,在目睹了这样一出文不对题、货不对板的车祸现场后,最礼貌的评价大概也仅限于:

“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不相干。”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万人迷沦为油腻,不知是否有小包总的一份功劳。/《爱的理想生活》

出圈困难,人设先背锅

围绕这部剧的开骂声,火力最集中的点,就是不符合观众期待值的女主演们。

其中咖位最大光环最盛的、年过四十却拿着万人迷剧本的殷桃,成了众矢之的。

纵然有被飞天奖、金鹰奖和白玉兰奖敲章过的实力,有和蒋雯丽、孙俪齐名的视后荣誉加身,但顶着齐肩短发和冰山扑克脸,一身垫肩黑西装出场的殷桃,还是劝退了99.99%对万人迷的妩媚动人抱有执念的观众。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一出场就自带大段念白的新版万人迷,副业是情感KOL。/《爱的理想生活》

在陈好先入为主且深入人心的定义之下,万人迷这位行走的直男收割机,必须要有波浪卷和大红唇;要偏爱露出锁骨的细吊带和勾勒出魅惑曲线的连衣裙;不能让任何人看过自己没化妆的样子,以及任何场合都要踩着高跟鞋,极尽肢体极限在空气中曼妙地画出字母S才算合格。

而新版万人迷的所谓风情,全靠在场男群演围攻索要微信号来强撑。宅家不营业的时候,完全就是如你我一般的懒得洗头化妆的打工人,连霸道女总裁的精致修养也抛诸脑后。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真·蛇形走位/《粉红女郎》

基于殷桃“太A了,不够直男斩”,有人大胆提议换宋轶来演万人迷。言外之意,就是扮演结婚狂的宋轶,明显也有领错了剧本、立错了人设之嫌。

刘若英版的结婚狂,有土到犯规的发型和服装,加上故意扮丑的大龅牙,就像把恋爱绝缘体的属性穿在了身上。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对她恨嫁的原因一目了然:要有多能透视心灵美的男人,才能爱上这样一个纯傻白不含糖的女孩啊。

而肤白胜雪顾盼生辉的宋轶,哪怕穿搭上极力向妈妈们最爱的“好嫁风”靠拢,也丝毫不减魅力。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长相上不仅人畜无害还相当可爱的她,还是个混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千万家产的富二代。手握王炸都要被甩2020次,大有将婚恋市场里的普通女孩赶尽杀绝的意思。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你还在忙活,可白富美同事已经下班约会去了。/《爱的理想生活》

比起张延留着知青短发手握大哥大、老干部画风冲破屏幕的初代版男人婆,长发披肩撞脸钟楚红、连万人迷都要称其一声“美人”的新版男人婆,充其量只能算是恃靓行凶的工作狂。虽然角色主动给自己贴上了“没有女人味”的标签,可观众实际看到的,却是一个浓颜明艳的混血姐姐和年下男热火朝天撒狗粮的画面。

全员拿错剧本的混乱开局里,国民闺女赵今麦出演“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漫画狂”的二次元天真妹。虽然妹妹和烟熏眼妆不太配,但因为本色出演少女,反而成了违和感最低的角色。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如今,三十岁就是国产都市剧女主们的deadline。/《爱的理想生活》

面对观众席中丢来的魔改质疑,编剧金璐表示,自己只是想创造出“既尊重原著又与时俱进的人设”。而糊掉的收视率、讨论度和路人缘,似乎都在印证一个残酷的现实:这次改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砸手里了。

顺应时势的涩女郎

虽然口碑扑街,但金璐关于“人设与时俱进”的思路却没毛病。

毕竟摘掉厚重的回忆滤镜,用今天的女性视角来解读当年堪称经典的选角,不难发现鲜明的人物个性之下,也有让人不适的刻板印象。

长相欠佳,但是品性纯良,就连幼儿园教师的身份也成了她贤良淑德的品质注解,哪怕是被未婚夫大宝接二连三地欺骗,也依旧会选择原谅。婚姻,就是这种传统、朴实又没脾气的傻姑娘的最佳归属地,所以她成为追着男人跑的结婚狂。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好嫁风穿搭。/《粉红女郎》

而与这枚“粘在衣服上的白饭粒”形成强烈反差的万人迷,则符合了男人对于情人的所有幻想:要美艳动人,要婀娜性感,还要有一点富有情趣的小聪明。而化妆品柜姐这份工作,会赋予她干净体面香喷喷的日常属性,但又不至于高不可攀,让热衷猎艳的男人们倍感压力。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看透真相的,永远是这个眼神犀利的粉红姐姐。/《粉红女郎》

男人婆这种既不是结婚备选,又不是恋爱目标的人设,索性就给她涂满艰辛的底色:过时的短发,老式的套装,贫寒的出身以及让人望而却步的高学历。有过恋人,却被亲妹妹截胡,似乎事业有成的女强人,都逃不过灰头土脸感情不幸的命运。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以遥遥领先的收视率喜提2003年第一爆剧,朱德庸本人却对《粉红女郎》的改编颇有微词,尤其是对结婚狂的过度美化。在他看来,漫画是在讽刺结婚狂的人生态度,而电视剧却把方小萍捧成了圣母光芒万丈的绝对女主。

“那已经不是我的那个人物了,只是借了一个名字而已。”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帅气又多金的男神,爱的永远是平平无奇的那个她。/《粉红女郎》

就像当年,我们都想成为平平无奇却被王子偏爱的方小萍,而忠于自我、堪称人间清醒的万人迷,其魅力却要等到今天才能为众人所知。随着女性逐渐夺回话语权,裹挟于时代洪流中的涩女郎们也在不断迭代着、进化着。

导演了《粉红女郎》的伍宗德,十年后又拍了一部名为《粉红女郎之爱人快跑》的大烂片。剧情聒噪又辣眼,但人设的变化,多少体现出了剧组是在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比如,阿雅扮演的结婚狂不再是受限于外表的鬼见愁。姿色平平却不失可爱的她,相反还颇受异性欢迎。在剩女现象逐渐发酵的2013年,结婚狂不再是追着男人跑的丑女人,而是不愿将就,为了等待真命天子宁愿主动剩下的单身贵族。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阿雅的演绎里,结婚狂正在被剩女所取代。/《粉红女郎之爱人快跑》

在女性们不断打破成见,以拓宽性别定义的今天,万人迷不一定是钻营男女关系的情感博主,也可以是职场情场两开花的霸道姐姐;结婚狂不一定是外貌焦虑的恐龙妹,也可以是有钱有貌却难违父命被迫恨嫁的白富美;男人婆不一定是不修边幅只想搞钱的苦逼社畜,也可以是明明可以靠脸偏偏要靠才华的职场精英。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粉红女郎》里,人均情感带师。/《粉红女郎》

而追星少女天真妹,不一定要哈韩哈日,也可以哈二次元纸片人。

在创作漫画时,朱德庸并没有对人物做过多的限制,只不过寥寥勾勒了几笔:住一栋公寓的四个女郎,一个要爱情不要婚姻,一个要工作不要爱情,一个是什么男人都想嫁,一个什么是男人都想不通。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朱德庸认为,《粉红女郎》的选角颜值过高,背离了他最初的设定。在他的漫画里,除了万人迷,其他人都很丑。/微博@朱德庸

大片的留白,为的就是给读者、编剧甚至观众以再创作的空间,然后“借由这四个漫画女郎,反映出跨越时代、跨越城市的一种自我觉醒”。

“悬浮”的都市女性群像剧

可不能否认的是,在人设魔改上不存在原则性错误的《爱的理想生活》,终究还是垮在了不接地气的剧情和不说人话的台词之上。

编剧的本意是创造“能给观众离地一尺的新意,又能走进观众的心里”的角色,最终却呈现出了离地太远、飘在半空的悬浮感:女主们不是左手开着婚庆公司,右手当着知名博主的创业小能手,就是开着豪车空降高管的富二代,再不济也是土澳留过学的小海归。

这样一群人均吃穿不愁的中产女性,每天干的都是不作不死自寻烦恼的事。住在一尘不染的样板间里,穿着像是要去赴宴的礼服,每逢饭局必吃西餐,摇晃红酒杯的姿态,不像是为了交流感情,而是为了PK凡学。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日常精致得就像在拍广告,已经成了国产悬浮剧的通病。/《爱的理想生活》

这种不走心的高端局,玩不动《粉红女郎》那套“剧情很扯,感情却很动人”的都市童话,就连负责输出价值观的万人迷,也只会用空洞填补空洞,张口闭口都是诸如“感情里的意外,大多都是蓄谋已久”这种咪蒙文学。

而且某些桥段同质化严重,连结婚狂的凤凰男未婚夫出轨,套用的都是《三十而已》里林有有以学长学妹之名勾搭已婚男许幻山的既定公式。

在《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纷纷获得口碑和收视双赢的2020年,聚焦“职场+情场”的都市女性群像剧迎来井喷式增长。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说人话的第一要义,就是一段话里不要接连出现两个成语。/《爱的理想生活》

其中不乏从网友脑洞中落地、期待值已经拉满的《淑女的品格》,以及名导亲自操刀、里外透着讲究的《北辙南辕》。

可同类题材扎堆,怕就怕带给观众的不再是更多的精品,而是更多的垃圾。

资本打着趁热捞一笔就跑的如意算盘,编剧干着东拼西凑照葫芦画瓢的缝纫加工,走上快餐路线的都市女性群像剧,其中大多数早已放弃了打磨细节的耐心,和“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的笔力,甚至放弃了作为电视剧的基本修养。

新《粉红女郎》犯的错,何止一个“好嫁风”

号称《欲望都市》本土化的《好想好想谈恋爱》,把35+的姐姐们拍得很精彩。/《好想好想谈恋爱》

这个是风口就有人站上去的年代,注定我们很难再看到《粉红女郎》《好想好想谈恋爱》这种就连配乐都透着诚意,真正关注女性、尊重女性、理解女性的好片了。

参考资料

浅谈女性群像戏发展:看剧中角色如何映射众生相

文化·媒介·女性——以电视剧《粉红女郎》为例解读我国电视媒介中女性形象的刻板印象

忠实·改造 创新·迎合——2003年改编电视剧印象

从《粉红女郎》到《涩女郎》,选角变化透露影视圈十八年审美变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笺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