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女皇与信徒:凯西·伍德肖像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编者按:近年来名声大噪的方舟基金因优异的业绩吸引了众多投资者,被称为“女版巴菲特”、“牛市女皇”的创始人凯西·伍德(Cathie Wood)也一跃成为明星基金经理。但在近期股市的震荡走势中,重仓特斯拉等热门股的方舟基金迅速回落。3月9日,旗舰基金Ark Innovation(ARKK)大幅反弹10%,创下史上最大单日涨幅。伍德表示,近期科技股遭抛售为她的基金创造了买入良机。

编者按:近年来名声大噪的方舟基金因优异的业绩吸引了众多投资者,被称为“女版巴菲特”、“牛市女皇”的创始人凯西·伍德(Cathie Wood)也一跃成为明星基金经理。但在近期股市的震荡走势中,重仓特斯拉等热门股的方舟基金迅速回落。3月9日,旗舰基金Ark Innovation(ARKK)大幅反弹10%,创下史上最大单日涨幅。伍德表示,近期科技股遭抛售为她的基金创造了买入良机。

《巴伦周刊》近日撰文对伍德的投资生涯和理念进行了梳理,她的一些重要理念的萌生实际上在30年前就撒下了种子,伍德也依然坚信这些理念会继续开花结果。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刘依薇、莱斯利·P·诺顿,编辑:郭力群,翻译:小彩,头图来自:作者提供

65岁的产品推广工程师安德鲁·米歇(Andrew Michel)去年6月做出了一个大胆举动——许多人会说是一个轻率的举动。一向保守的米歇尔把三分之二的退休储蓄金投向了两只炙手可热的ARK方舟ETF,之前这些钱一直投的是大盘指数基金。短短几个月,他就赚够了在佛罗里达州阳光明媚的坦帕市买第二套房子的首付。米歇尔对《巴伦周刊》说,“我查了她的资料,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三天后我就开始跟着方舟做投资。”

米歇尔所说的“她”就是七年前创立方舟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凯西·伍德(Cathie Wood),65岁的伍德被《巴伦周刊》评为今年美国金融界100位最具影响力女性之一。

米歇尔等投资者的追捧让方舟变得家喻户晓,伍德也因此名声大噪。虽然看上去她是突然红起来的,但实际上已有多年投资经验做基础。伍德很早就涉足多个投资主题:当投资开始和指数挂钩时,她选择采用主动管理策略;她在管理主动型ETF时采用了选股策略,而一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曾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她还收购了一些别人认为价格过高、不被看好的公司。

重仓牛市热门股一举成名

去年,方舟投资旗下主动管理型基金表现非常出色,7只ETF中有5只的平均回报率为141%,这5只ETF中有3只是美国所有基金中表现最好的。伍德跻身明星基金经理反映了如今的一种时代思潮:特斯拉(TSLA)、Robinhood、Reddit、游戏驿站(GME)和比特币等当下最重要的投资主题都是有关局外人颠覆现状的。

方舟也属于局外人,”晨星(Morningstar)研究部副总裁约翰·雷肯瑟勒(John Rekenthaler)说,“虽然凯西·伍德(Cathie Wood)在投资界工作多年,但方舟成立时间不长,是一家新公司,它的成功给人一种超越华尔街、超越传统的感觉。”伍德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大量粉丝,和博格尔或巴菲特的粉丝一样,他们信奉伍德的投资理念。方舟投资甚至推出了周边产品(所有销售额捐给一家疫情救助慈善机构)

自2020年初以来,方舟吸引了370亿美元新资金,在基金管理公司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和贝莱德(BlackRock)旗下的iShares,这两家公司都拥有上百只基金。方舟的旗舰ETF——ARK Innovation(ARKK)规模在一年时间里扩大了10倍以上,现在资产达到220亿美元。该公司所有ETF加起来资产规模为470亿美元。

伍德最关注的是那些通过技术颠覆人们生活方式的创新公司,她的投资组合中包括了大量已经大涨的股票,特斯拉在她的三只基金中的持仓量都是最大的。方舟投资的其他公司包括Square(SQ)、Teladoc Health(TDOC)、Roku(ROKU)和Shopify(SHOP)。许多人把伍德比作上世纪90年代的明星基金经理,当时科技股泡沫膨胀、股价飙升、然后破灭。

当股价涨得太高,总是存在跌落的风险。过去两周,ARK Innovation下跌了23%。雷肯瑟勒说,“方舟的基金是在牛市里获得成功的,在熊市里表现肯定会不太好,这一点并没有什么争议,这些基金投的都是些高贝塔系数的股票。”

伍德并不关注短期波动,她的眼光长远而且大胆。一年前,她说特斯拉可以在五年内达到1400美元(经拆股因素调整后,而且她还认为目前股市不存在泡沫。伍德现在萌生的重要观点在30年前就撒下了种子,她说,“现在,我们已经为黄金时期做好了准备。”

“投资女皇”是怎样炼成的

伍德的父母从爱尔兰移民到美国,定居在洛杉矶。像许多移民家庭一样,在伍德的成长过程中,教育和事业总是第一位的。她说,“我从小就被当成家中的长子,是那个要引导家人前行的角色。”

伍德的父亲曾在爱尔兰陆军和美国空军服役,后来成为了一名成功的雷达系统工程师。伍德说,父亲非常注重细节,在工作中细致认真,总是督促伍德去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系。她还称,母亲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很喜欢笑而且充满活力。”

伍德毕业于南加州大学,获得经济学和金融学学位。在她的导师、著名的“供应学派”经济学家阿瑟·拉弗(Arthur Laffer)的推荐下,她在Capital Group开始了第一份工作。伍德在那里担任了三年的助理经济学家。1980年,投顾公司Jennison Associates需要一位能分析经济数据的员工,伍德在25岁时搬到纽约,成为该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

伍德称,在Jennison Associates工作的经历塑造了她的论证技能。二十世纪80年代初,利率和通胀均高达两位数,生产力和经济大幅下滑。当时大多数知名经济学家——包括被称为“末日博士”的亨利·考夫曼(Henry Kaufman)和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都认为,通胀已经是金融系统中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但伍德认为利率已经见顶。

Jennison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斯皮罗斯·“西格”·塞加拉斯(Spiros“ Sig”Segalas)是伍德的老板和导师,他经常邀请这些经济领域的杰出人物分享他们的预测,并让伍德和他们辩论。她回忆道,“四年时间里没人相信我们的判断,我不得不与亨利·考夫曼进行一对一的辩论。我了解自己研究的数据,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我得让他们相信我确实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因为那时我还很年轻。”

塞加拉斯称伍德是一位“信念非常坚定的女士”,他把伍德安排在附近一间办公室,这样他就可以向她征求意见,并委派她为公司撰写季度信函。塞加拉斯说,“当时伍德是公司里最聪明的,给了我不少协助。”

伍德在Jennison Associates工作了18年,期间抚养了三个孩子。二十世纪80年代利率开始下降,为科技公司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机会,业务为以个人电脑、半导体和无线功能为特色的创新新时代奠定了基础。伍德当时决定成为一名股票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经理。

伍德研究了其他分析师忽略的领域。“我就像一只在桌下寻找残羹剩饭小狗,”她说。她找到了一些属于多个行业交叉点、卖方卖方分析师都没有跟踪分析的股票。伍德意识到,这就是创新发生的地方。举个例子,路透(Reuters)过去被视为一家神秘的“数据库发布”公司,从金融公司那里收集数据,然后打包卖给这些公司。当时没人理解这种商业模式,但伍德注意到了路透:“我就觉得路透是一家很重要的公司,后来事实证明它是互联网的先驱。”

去年方舟旗下ETF表现非常亮眼,但今年开局不利。

局外人、女皇与信徒:凯西·伍德肖像

数据截至3月3日;资料来源:晨星;方舟

1998年离开Jennison Associates后,伍德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对冲基金Tupelo Capital。2001年,她加入AllianceBernstein,担任投资组合经理和主题研究策略师,管理超过50亿美元资产。她继续坚定地投资于高增长、高风险、低市值的股票。

伍德研究股票的决心和她研究经济学一样坚定。“凯西的好奇心非常强,她阅读了大量华尔街分析师的研报,什么都看,”时任伍德的老板、现任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的丽莎·沙莱特(Lisa Shalett)说,“她不知疲倦,总是在工作,以确保团队进行了彻底研究并拥有不一样的观点。”

伍德的投资组合在本世纪初的牛市中表现非常好,但在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跌得比大盘还厉害。“毋庸置疑的是,凯西的策略很容易失宠,”沙莱特说,“当市场出现流动性危机或利率发生重大变化时,所持资产会一起受到影响,无法为客户带来多元化的投资。”

事实上,伍德的大胆策略让一些机构不太满意,AllianceBernstein希望自己的基金能获得保障,伍德的投资组合通常被认为波动性太大。伍德称,她被要求通过持有标普500指数等指数对投资组合进行调整,但她不同意这种做法:“我觉得转向指数投资的趋势有点太过火了,市场缺乏创新。”她发现,私募投资者比担心波动的股票投资者更愿意投高估值股票。伍德说,“有时候上市公司股票被卖出的价格仅为私募市场愿意接受价格的10%,我在那里看到了巨大的机会。”

创办方舟开辟新天地

后来,伍德又获得了另一种启示。伍德在天主教家庭长大,并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她阅读宗教文献,还去教堂做礼拜。2006年,当房地产泡沫尚未达到顶峰时,伍德认为这个泡沫即将破裂。她大幅降低了投资组合的风险,跑输了大盘。“跑输大盘1000个基点这样的业绩表现令人尴尬,”她回忆道。

然而,当她和自己的精神导师交谈时,她意识到“你不能崇拜任何偶像,而指数投资已经变成了一种偶像。”第二年,她挽回了大部分损失。但在祈祷和冥想中,伍德得到了以下启示:“指数投资都是关于过去的成功,上帝不希望我们被困在过去,他希望我们进入新的世界。”就在那时,她意识到自己必须创办自己的公司。“我觉得创业公司可以去传递这个信息,”她说,“我们拿出了所有筹码。”2014年,伍德离开AllianceBernstein,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伍德以约柜(Ark of the Covenant)中的单词Ark为公司命名,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统中,约柜是一种装有刻有十诫的石板的容器,不过后来她告诉客户,Ark是Active Research Knowledge的缩写,她的使命是把资本配置到最有用的地方,即那些能够带来变革的技术。

在最初的三年里,方舟没有外部投资者,所以伍德亲自支付整个公司的运营费用,如工资和产品注册费用等。公司没有办公室,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电脑在公共办公空间里工作。“有很多人怀疑她,很多朋友也很担心,但她的信心从未动摇,”方舟首批员工之一、现任首席运营官的汤姆·斯陶特(Tom Staudt)说,“凯西拿自己的个人财富冒险,是因为她的信念极为坚定。我加入方舟完全是因为凯西,她的远见让我非常佩服。”

现在方舟的规模依然不大,只有大约30名员工,其中大多数人是千禧一代。斯陶特称,伍德希望确保员工有开拓新世界的精神。她还雇佣了在金融领域经验较少的人,在方舟做投资业务的大多数员工都没有华尔街背景或MBA学位,相反,他们是不同行业的专家,被鼓励“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从长远角度思考,”斯陶特说。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伍德通常在方舟位于曼哈顿办公室中心的办公桌前工作,这是一个位于东28街的开放式办公空间。那里没有小隔间,伍德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她的办公桌前有一把很高的椅子——就像在酒吧里看到的那种椅子——所有其他的办公桌都排成一个圆圈,因此她只要转一下头,就可以看到任何人,和任何人交谈。斯陶特说,“她希望创造一个创意和想法可以来自公司内部任何人的投资流程和文化。”

伍德对透明度的信念是她决定创办公司的另一个原因。大多数金融公司不允许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的研究,甚至不能收集信息。在方舟,伍德创建了一个开源生态系统,团队可以与科学家、工程师、医生和其他专家分享研究成果并进行合作。伍德说,“多数合规团队不会认可这种做法。”自2007年以来就一直和伍德一起工作(二人都曾在AllianceBernstein工作)的布雷特·温顿(Brett Winton)说,“从一开始,我们就说要积极分享我们正在创造的知识。温顿当时是一名投资主题研究分析师,现在是方舟的研究主管。他说,“通过向外界提供我们的研究,我们可以对存在分歧或误解的地方进行反思,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发生了什么。”

投资者和同业人士很喜欢这种开放的态度。Aleph Capital医疗行业投资组合经理艾玛·维纳斯基(Emma Vinarsky)说,“大多数基金不透露自己的投资细节,伍德从不藏着掖着,她很勇敢,不怕冒险。

文章开头提到的米歇尔是一名拥有30多年投资经验的投资者,他告诉《巴伦周刊》,因为伍德他去年第一次开通了Twitter账户,“通过推文了解方舟让我受益匪浅。”方舟每周的头脑风暴会议向所有人开放,包括行业专家和竞争对手。过去四年里,方舟的外部顾问、Signum Growth Capital首席执行官安吉拉·道尔顿(Angela Dalton)每周五都会参会,有时在方舟办公室召开,有时在网上开。道尔顿说,“她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位愿意这样做的人。”

减去第二套房的首付,米歇尔仍有三分之二的退休金放在方舟的两个基金里。他还在工作,拥有一些房产,退休后会有退休金,所以他已经准备好看看伍德的愿景在未来二三十年会把他的投资组合带向何方。但随着利率攀升和通胀担忧的出现,投资者开始对这些高涨股票的未来价值进行更多的折价,从而导致股价下跌,这反过来又会导致更多的抛售。

伍德并不担心ARK Innovation的急剧回落。从2月24日到3月1日,投资者从该基金撤出了将近7亿美元。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这些资金大部分又回来了,然后再次流出。方舟其他ETF也出现了资金流出。温顿表示,他怀疑大部分资金流出是期权策略造成的。他说,“股票走势在更长的时期里内更容易预测,我认为试图预测我们未来两周的策略走向并不明智,但许多人正在做短期押注。”

批评人士警告称,方舟最终可能成为自身成功的牺牲品——方舟已经吸引了大量“热钱”,伍德必须把这些钱投出去,可能会投向她不太感兴趣的领域。对此伍德称,方舟仍拥有很多投资机会,根据她的预期,方舟投的公司每年回报至少为15%,这意味着这些公司的股价将在五年内翻一番。“如果我们是正确的,如果这些科技公司真的呈指数级增长,那么方舟的机会也应该呈指数增长,”伍德说。她指出,过去一年新上市公司的激增——尤其是那些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的公司——也为创新选股提供了充足的新机会。

米歇尔坚信伍德所提倡的观点——从长远角度看问题,并在低迷时期坚持下去。他说,“这是逢低买入的最佳时机。虽然市场会下跌,但总会回升,人们需要的是耐心。”

伍德的一位前同事说,伍德仍然是一位坚定不移的辩论家和令人敬畏的思想家,“她能记住的事和数据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多,她脑力惊人,在任何辩论中都能争得上风。有人会问这是不是有点对自己的观点过于坚定不移了?是的,但每个拥有这些特质的人都是如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刘依薇、莱斯利·P·诺顿

人已赞赏
值得一看

理解项飙三问:成为“系统人”未必是一件坏事

2021-3-10 23:19:30

值得一看

欧洲正式发起2nm芯片总攻

2021-3-10 23:47: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