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腿肠之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 、编辑:VJ,设计:大雨 ,头图:《少林足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 、编辑:VJ,设计:大雨 ,头图:《少林足球》

万万没想到,雨润竟也有破产的一天——

这家卖火腿肠的南京企业,曾经是大量90后的餐桌回忆。饱弟现在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吃到肘花肠,惊为天人,就是雨润出的。

火腿肠之死

那时,人人都知道这个一听就很南方的名字。就在饱弟刚上小学的1999年,雨润低温肉制品的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达到全国第一。曾经比双汇还牛的火腿肠企业,按说不该亡啊!

火腿肠之死

可再一想,你我有多久没吃过火腿肠了?其实,这一切的去留,我们早已在无意中亲手判决了。

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90年代,会有人为了几箱火腿肠要自杀。

1991年的一天,全国各地牌照的大货车齐齐堵在洛阳肉联厂门口,人们翘首以盼,吵吵嚷嚷,现场维持秩序的当地民警,如临大敌——

他们等的,是洛阳肉联厂最新出货的一批春都火腿肠。

火腿肠之死

©王颂 摄

厂子开足马力,以每月八千吨的效率供货,然而面对全国嗷嗷待哺的分销商,依然捉襟见肘。来洛阳,一两个星期提不到货很正常,更严重的,就引发了极端事件。

一位东北经销商拎着菜刀,站在厂门口,声称要抹脖子——来了一个月,一条火腿肠皮也没见到,眼看没法回去交代,情急之下,出此下策。

那以后,火腿肠好像包裹了90年代的生活,现在想想,小时候好像一两天就会吃一根。

火腿肠之死

感觉韩国人小时候也是这么过的 ©《请回答1988》

这个数据当然没法统计,但据山东饱弟回忆,小时候家里囤积最多的副食品,除了钙奶饼干,好像就是山东本地的“金锣”火腿肠了。

火腿肠当年为什么这么火?

今天来看,直接诱因是1991年,春都下血本在央视投了一条广告——

80年代末,国内电视机的销量就冲破2000万台了,80后与90后成为电视一代,一不小心就被扭来扭去的火腿肠洗脑了。

火腿肠之死

当年春都火腿肠的央视广告

但真实的原因,还在社会变化:火腿肠一在中国出现,就赶上了好时候。改革春风吹满地,火车跑得越来越快,粮票用得越来越少。

一方面,社会风气的开放,让人们开始向往洋派生活方式,看到电视里人们吃西餐,也不免食指大动,可惜,没钱——

比起价格稍高的西式香肠,这种掺了淀粉,但味道与肉量也还看得过去的火腿肠,自然成了实惠又新奇的选择。

火腿肠之死

另一方面,市场经济机器启动,大家的生活节奏快了好几倍——

最早是盒饭、快餐在一线城市开始流行,一部分90后甚至记得,当时家里见盒饭新奇,还有买回家当正餐的。

火腿肠之死

然而,一顿急急如律令的快餐,也是有条件的,起码随时随地得有个干净卫生的快餐店——如果没有,那火腿肠配方便面,就成了办公室、绿皮车最安全便捷的一餐。

如此大潮之下,转型期的各地肉联厂,自然看到了商机。

1990年,郑州肉联厂出了“郑荣”火腿肠;两年后,未来的火腿肠霸主“双汇”诞生在河南漯河;山东的“金锣”不久异军突起;90年代末,南京的“雨润”扯起大旗,南方也有了自己的火腿肠……

野蛮生长的年代,甚至出现过“少林火腿肠”,直接被少林寺告上法庭——毕竟传出去,说少林和尚干起猪肉生意,可不是闹着玩的。

火腿肠之死

90年代双汇广告,目标人群明显是儿童和家长

疯狂的竞争,自然便宜了顾客,物美价廉的火腿肠,成为我们难以磨灭的童年回忆。

第一批90后开始记事儿时,两三岁,还不会开火腿肠,于是,那把因为怕出意外,只有姥姥可以动的那把大剪刀,就成了剪开快乐的密码。

跟爷爷奶奶一起逛公园,路过炸火腿肠、鹌鹑蛋串的小摊,总是迈不动步,老人一看,就知道小馋猫的心思,于是,打了花刀炸得酥脆的味道,我们再也没能忘掉。

火腿肠之死

很快,吃火腿肠也有了鄙视链,1997年,哪个小孩家第一个买了鱼肉火腿肠,ta就是全院的王者;1998年,当火腿肠出了红色胶条,一撕就开那一款,全班所有小孩都在缠着妈妈给买。

火腿肠之死

2000年雨润火腿肠的广告

假如火腿肠生在今天,它绝无成为网红的可能——

美又不美,香也没多香;说是肉,又差一点吃肉的快感;说是零食,我们有时又拿它当正餐;

论高级,它明显不够格,要说它“低级”,又并没有辣条那么廉价而猛烈的味觉刺激;

它的存在不需要场合,也没有仪式感,可以全天候、无条件地适应每一种饿与馋。

如果非要为它找一个明确定位,它就像一种全天候单兵作战口粮——作为士兵在野战中便捷补充能量的食品,开封即食、便携耐贮,热量充足,但往往不那么好吃。

而90年代沉迷火腿肠的我们,就像24小时处于一种战时状态,每个人都在急行军。

然而,没有人能几十年顿顿忍受“作战口粮”,当年一口炒面一口雪的部队,今天也以新鲜健康的官兵伙食为荣——

火腿肠的宿命,必然是落寞。

只是当年所有人,都无法预知宿命何时赶到。

记得大约是90年代末,小朋友们发现,手里的火腿肠变了样。

包装越来越华丽高级,外皮越来越好看,名号也越来越响,什么“春都王“”双汇王中王“,一个个都出来了。

10根一包的袋装版,开始出现在超市里,比过去小卖部的散装货可高级多了。

火腿肠之死

可好像从那时起,火腿肠也比以前短多了,甚至看起来更粗——

一口下去,发干、发粉、毫无韧劲的口感解答了谜团:大概因为肉少了、淀粉多了,做长了容易断掉吧。

这一坏,多少年都没好回来。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火腿肠界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无可挽回的变乱——

1995年,火腿肠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掀起了一场价格大战:

春都、双汇等大牌争相降低瘦肉含量,大家互派卧底侦察,彼此竞争,火腿肠的价格越来越便宜,为了压低成本,淀粉、肥肉越加越多,口感越来越次。

当年春都广告里的“瘦肉含量85%”,今天看来简直像吹牛皮。

火腿肠之死

一场恶战后,春都、郑荣等老品牌江河日下,双汇成为霸主,金锣、雨润各自雄踞一方。看起来,一个新的时代像要来临了。

然而,质量的下滑伤了消费者的心,败局已经埋下种子。

当火腿肠不能再带给人们快乐和期盼,这场战争注定没有赢家。

90年代末,就有人发现了火腿肠市场的衰退:

火腿肠之死

这篇文章来自当时郑荣公司的工作人员,可以说是痛定思痛了

到了下一个世纪,问题不但没能解决,甚至从业内影响到了大众生活——大家真的不爱吃火腿肠了。

此时,发现问题也没用,因为时代发展太快了。

火腿肠之死

©《中国食品》

进入21世纪,人们可以吃到的肉食日渐丰富,各种快餐日益发达,肯德基、麦当劳、永和豆浆、沙县小吃越开越多,要想快速吃饱又吃好,选择太多了。

此时,火腿肠市场内部的输赢,还重要吗?

到了2010年代,中国人连午餐肉上桌都嫌寒碜,谁还会吃火腿肠呢?

紧接着,一记重锤打到了火腿肠身上——食品安全

2011年,河南爆发瘦肉精案件,双汇被爆出使用有毒猪肉。一件事可以说明当时瘦肉精泛滥影响之恶劣:

那一年,18岁的游泳运动员宁泽涛兴奋剂检测结果呈阳性,被禁赛一年,原因就是误食了含有瘦肉精的火腿肠。

火腿肠之死

当人们最信任的火腿肠大牌,触及了人们最担心的安全底线,其影响之深重,可想而知。

我们已经不管火腿肠好不好吃了。妈妈在耳边念叨了好几年“火腿肠不健康”,这次,我们终于听话了。

后来,火腿肠一类方便食品,也不是没想过自救。

就在90后进入大学、长大成人的2013年到2014年,康师傅和统一两家方便面厂商,展开赠品大战,纷纷拿火腿肠作为泡面赠品,消耗了40亿根。

火腿肠之死

©《请回答1988》

今天看来,结果是火腿肠没复兴,连方便面也越来越没人买——

因为击败火腿肠的终极杀手,外卖来了。

当中餐的便捷达到一种最极致,几乎完美解决了“不做饭还想吃好”的需求,火腿肠连备胎地位都保不住了。

2017年,饿了么用户量达到2.6亿,美团平台交易笔数超过58亿,而双汇的上半年营收和利润,同比全部下降。

火腿肠之死

2017年,双汇利润下滑的报道

2020年,当90后们在疫情期间躲在家里囤货,首选的也不再是火腿肠,而是螺蛳粉、午餐肉、罐头、自热火锅,或者干脆网购蔬菜自己做。

于是,今年雨润破产的消息,已经是一个时代的尾音了。

我们偶尔会发现,自己上一次吃火腿肠,还是鸡蛋灌饼、烤冷面里夹着的;

而最后一次看到一根完整的、未剥开的火腿肠,好像是在洪世贤家的蜡烛台上。

火腿肠之死

©《回家的诱惑》

那么今天,你还怀念火腿肠吗?

参考资料:

[1]张凌.高凤来:不能忘却的记忆[N].洛阳晚报,2008.7.2.

[2]薛世孝,可景儒.中国“火腿肠大王”高凤来[J].中州今古, 1994(05):47-48

[3]刘广超,祝春红.火腿肠谁主沉浮[J].中国市场,1997(11):36-38.

[4]朱金中.少林寺风雨兼程30年 一场官司带来发展变革[N].大河报,2008.6.10.

[5]游应发.“春都”兴衰给予我们的启示[J].中国牧业通讯, 2001(09):52-54.

[6]朱本志.探讨我国火腿肠的出路[J].肉类研究,1999(01):7-25.

[7]王金元.火腿肠:为什么会远离我们的餐桌?[J].中国食品,2001(01):8-9.

[8]雪奈.康师傅与统一:昔日决战消耗40亿根火腿肠,今日成难兄难弟.砺石商业评论.2018.6.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 、编辑:VJ,设计:大雨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65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