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兰怡潇、 黎若禧,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截至3月8日,印度石化巨头信实工业的主席穆克什·安巴尼凭借845亿美元的资产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0位,成为亚洲首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兰怡潇、黎若禧,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截至3月8日,印度石化巨头信实工业的主席穆克什·安巴尼凭借845亿美元的资产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0位,成为亚洲首富。

安巴尼和马云两人似乎约好了“一人做一年首富”,在亚洲首富之路上相互角逐。继2017年9月、2018年7月后,穆克什·安巴尼第三次挤下马云夺回“亚洲首富”称号。

印度首富安巴尼在十六七岁时便跟随父亲处理家族事务,成年后便继承了家族企业——信实公司。

信实集团是印度最大的私营公司,去年在《财富》 500强排行榜里位列第106位。

子承父业后,安巴尼垄断了印度的石油行业。但“印度洛克菲勒”这个名头对于安巴尼来说已经过时了。

在互联网耕耘五年后,现在的安巴尼,可以说是“印度亚历山大·贝尔”+“印度乔布斯“+”印度马云“+“印度贝佐斯“。

当然,他的成功离不开莫迪前拒Facebook,后拦亚马逊。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莫迪与安巴尼倾情拥抱

在垄断制造业的血液——石油后,安巴尼又在印度互联网的每一个领域中扎下了根。他像挖原油一样在印度这片有着13.5亿人的市场上开采着用户流量。

也许将来印度的互联网从业者,将和制造业从业者一样,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安巴尼这个名字。

“解决”基础设施

2011年,安巴尼的女儿从耶鲁放假回到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搬进了新家“安提列亚”。

安提列亚造价10亿美元,坐落于孟买地价昂贵的阿尔塔芒特路。整栋楼高大约150米,共有27层,而每一层的层高都有普通楼房的2倍,总高度相当于普通的60层大楼。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安巴尼的豪宅

这栋拥有9部电梯、200个车位、3个直升机起降平台、一个可容纳50人的巨幕电影院,甚至还有一个充满人造雪“雪景房“的豪宅。但因为没有顺畅的网络,安巴尼的女儿无法顺利提交学校作业。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安巴尼和女儿

印度的网络是在太差了,多次尝试提交无果的女儿向安巴尼抱怨了这一点。

虽然安巴尼旗下有家电信公司Jio,但无奈印度网络建设普遍落后,面对女儿的抱怨,安巴尼也束手无策。

女儿的抱怨让安巴尼体会到印度网络的不足之处,不仅网络连接不稳定,而且宽带的费用十分高昂。大量没机会上网的普通印度人就这样被隔在网络世界的大门外。

安巴尼虽然解决不了女儿交作业的问题,但他看到了问题所在。

同年,安巴尼将旗下电信公司Jio的定位改成普及互联网,让廉价互联网接入普通印度老百姓家。

有了清晰定位,Jio与三星合作,降低成本自建网络。经过四年建设,2015年6月,Jio宣布于当年年底开始运营网络服务,提供廉价稳定的4G网络服务。

2015年12月,Jio的网络服务开始内测,2016年9月进入正式公测期,并且宣布提供半年的免费流量。免费期结束后,其流量套餐的价格也只有同行的四分之一。Jio仅在一个季度就收获了5000万用户。半年后,用户量直接破亿。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Jio在推广网络服务时推出了半年免费使用政策

2019年,Jio在印度移动通信运营商里的占比已经接近33%,一举超越过去印度移动通信业的两大巨头Airtel和Vodafone Idea,成为最大的移动通讯运营商。截止至2020年一季度,Jio用户已经超过三亿人,同年四季度,Jio用户突破四亿。

要知道,Jio超过4亿的用户全部基于4G平台。而另外两大巨头的数字则包含了2G、3G用户。可以说,在移动通信运营领域里,Jio已经取得了绝对领先。

Jio能够在半年内甩开印度移动通信两大巨头,破局拿下移动通信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收获四亿用户的制胜法宝是简单粗暴的“低价战略”。

选择Jio的用户,只需要花费1499卢布(约合人民币135元),就能买到一年24G的流量,套餐还包含无限通话。两年48G的流量只需要一次性支付1999卢布(约人民币175元)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Jio的流量套餐

在着手解决网络基础建设后,安巴尼“让普通人接入互联网”的愿景马上遇到了另一个阻碍:设备。2011年,全印度仅有9.4%的家庭拥有一台台式机或者笔记本电脑。相比之下,中国在2011年每100人就有82台个人电脑设备。

通常而言,互联网的普及经历了从个人电脑时代到4G时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变化。但直接进入4G时代的Jio选择了另一条路:直接跨入移动互联网。

只要是Jio的用户,无论选择哪一种方案,Jio都会免费赠送手机。

软件巨无霸

2015年,自推出4G网络后,Jio就开始研发手机了,当年推出的机型最低3千印度卢布(约合267人民币)就能到手。

2017年8月,Jio推出了4G手机JioPhone系列,乍一听像是Iphone的山寨,不仅搭载了摄像头,还贴心地提供了22种印度语。要知道,印度人使用的语言成百上千种,根据印度官方在2011年给出的数据,使用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印度语言共29种。

凡是购买Jio流量套餐的用户都可以获赠一部Jio手机。在Jio通讯和JioPhone的加持下,4亿印度用户终于来到了互联网的世界,可以轻松地接入Jio精心准备的软件世界。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Jio无处不在

2016年5月起,Jio推出了12款APP,囊括了一系列娱乐和媒体应用以及数字服务,分别针对音乐、游戏、支付、浏览器、智能家居、电视剧、电影、新闻、微信、云服务、手机管家、健康。

于是,在印度我们可以看到:用户用着Jio家廉价高速还稳定的4G网络,举着Jio的4G手机,在JioTV上看电视,在JioGames上玩游戏,在JioNews上看新闻,在Jiochat上跟朋友聊天,用JioPay支付。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Jio无处不在

光从软件市场上看来,Jio相当于一个“印度微信”+“印度AppleNews”+“印度支付宝”+“印度奈飞”的巨无霸。

在安巴尼的指挥下,Jio形成了囊括通讯、手机、软件的生态链。通过价格战获得庞大的用户群体,再用跨媒体、跨领域综合应用增加用户黏性。

疫情催生了宅经济,印度人民更快走向数字化,Jio也迎来了市占率的跃升。2021年2月底,Jio的市占率达到了39.3%。

Jio的前高级顾问Steffen Roehn指出,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安巴尼打造了一种跨媒介、跨领域甚至跨平台的生态系统,通过分析用户数据、优化和迭代,他成功地让用户在其软件停留的时间更久,为用户破亿埋下伏笔。

安巴尼“让普通人用上互联网”的愿景实现了。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安巴尼与他的互联网帝国

脸书印度区的副总裁阿吉特·莫汉在接受CNN的采访时,称赞了Jio在提供互联网接入这块的功劳,称安巴尼“一直是这个故事里的英雄”。直指安巴尼对印度互联网用户数量的贡献之巨大。

这几年,安巴尼带领着Jio正在入局电商和互联网。

CNN报道中写道:“Jio为接入印度互联网的大门,而安巴尼掌握着钥匙”。安巴尼不仅掌握着工业的血脉——石油,还拿着互联网的钥匙——流量。

像垄断石油一样垄断着流量的安巴尼,开始了“网络原油”流量的变现之路。2019年8月12日,安巴尼提出,Jio Platforms已经着手准备新的盈利增长点,包括物联网等。

硅谷巨头客户

截至2019年,曾经饱受昂贵且不稳定网络困扰的印度人每月人均使用流量为9.8 GB,是全世界最高的月人均数据使用量。印度这个拥有13.5亿人口的庞大市场,是互联网大厂们眼里的香饽饽。脸书、谷歌等巨头自然不会放过在印度圈地的机会。

Jio Platforms的发展离不开政府和母公司信实集团雄厚的资金实力的支持,为了打入印度的手机市场,信实集团已经投入了310亿美元。

而这310亿美元的投资,已经到了回报的时刻。

2020年6月,脸书以57 亿美元收购了Jio Platforms 9.99%的股份,此举旨在减少脸书进入印度市场的壁垒。脸书首席营收官大卫·费哲和脸书印度区副总裁阿吉特·莫汉认为,脸书和Jio未来还可能在WhatsApp和JioMart进行合作。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脸书在印度的广告

按照这个价格计算,囊括通信、手机、和软件等业务的Jio Platforms的估值超过570亿。

对于Jio来说,这笔交易稳赚不赔。首先,脸书以高于摩根士丹利等投行给出的平均估值的价格买下了Jio的股权,给Jio带来了大量现金流,有助于减少信实因前期投资背上的债务。其次,在和Facebook、WhatsApp互相接通后台数据后,Jio在获得更多的用户数据的同时,还能够借助Facebook的技术,提高数据的利用效率。

在脸书注资后,谷歌紧随其后,以45亿美元拿下了Jio Platforms7.7%的股份。参投方还包括投资金额略小的阿布扎比投资局、英特尔等公司。

据摩根士丹利数据,到2027年,印度互联网用户将增至9.14亿。

莫迪的保驾护航

2020年5月,莫迪做了一场长达33分钟的全国讲话。“自力更生”这个措辞出现了17次。民族主义与保护主义的倾向已经十分明显。他说,“新冠疫情危机告诉我们本地制造,本地市场和本地供应链的价值……我们只需要使生活“本地化”就可以了。”

在互联网领域,莫迪也对国际巨头们关上了“大门”。

莫迪把守印度互联网大门,首富负责开后门

印度总理莫迪

脸书也曾经试图在印度引入免费互联网项目Free Basics,但受到了印度政府的阻碍。其原因是Free Basics的接入有入口限制,如果接入,需要用到脸书自己的网页应用。印度互联网行业人士认为此举违背了互联网的中立性原则,纷纷批评脸书。

2016年2月,印度政府全面封禁了脸书的免费网络。空出来的市场,正好留给安巴尼。

2019年,亚马逊曾花巨资收购了印度未来集团子公司未来零售49%的股份,从而拥有了未来集团约7.3%的股份。未来集团是印度第二大零售商,旗下拥有近2000家零售连锁店。

受疫情影响,今年稍早,未来集团同意把市值34亿美元的零售资产卖给信实。亚马逊当即在新加坡申请仲裁程序。

根据此前亚马逊收购未来集团股份的相关协议,他们拥有一些权利,比如优先购买权、无竞争关系等。

然而,即便去年11月开始放宽,但印度的限制外资政策仍然规定,26%以上的投资需要政府的审查。

亚马逊在未来集团股权上的扩张上限已经被莫迪封死。这意味着,在抢占未来集团这块大蛋糕上,“印度贝佐斯”已经领先贝佐斯一个身位。

印度经济学家兼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席阿伦·库马尔(Arun Kumar认为,某种程度上,印度政府正在暗示跨国公司最好找本地企业合作。“所以亚马逊考虑与信实合作比竞争要更好。”

随着脸书、亚马逊的受阻,以及谷歌、英特尔的率先合作,此后入局的国际互联网大厂,大概率都会选择先跟安巴尼打交道。

莫迪把守的大门严丝合缝,安巴尼手中的钥匙熠熠生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兰怡潇、黎若禧,编辑:马妮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71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