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净利暴跌近八成,剥离锐步阵痛或至2023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周嘉宝,原文标题:《月月“打骨折”,阿迪达斯净利暴跌近八成,剥离锐步影响或至2023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周嘉宝,原文标题:《月月“打骨折”,阿迪达斯净利暴跌近八成,剥离锐步影响或至2023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3月10日,阿迪达斯(ADDYY)发布2020年财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阿迪达斯全年净利润为4.29亿欧元,较去年19.18亿欧元同比下降77.6%;销售额为198.4亿欧元,较去年的236.4亿欧元下滑16.1%。

2020年全年,阿迪达斯所有业务区域除俄罗斯/独联体以外净销售额均呈现出20.5%到8.6%的负增长,唯一正增长的俄罗斯独联体增幅仅0.1%。

公告显示,在不考虑汇率因素的情况下,亚太区销售额下降了17%,大中华区下降了15%。阿迪达斯集团将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归咎于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

时代财经注意到,阿迪达斯在前三季度业绩惨淡的背景下,第四季度除欧洲市场外所有地区迎来正增长,但增幅仅1%。具体来说,亚太地区销售额增长1%,大中华区销售额增长7%,北美市场较上年同期增长2%。

财报显示目前阿迪达斯在全球恢复开店,开店率超95%。

阿迪达斯净利暴跌近八成,剥离锐步阵痛或至2023年

图片来源:阿迪达斯财报截图

No Agency分析师唐小唐在3月1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疫情对于大中华区的影响较小、中国消费力强劲复苏的第四季度,7%的增长幅度还是远远不够,落后于其他头部品牌。

对比耐克来看,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第二财季,耐克大中华区销售额为22.98亿美元,同比增长24%。

销售疲软,让阿迪达斯一度陷入库存过剩的危机。

去年4月,金融机构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发布了一份面向投资者的报告,分析师预警除了关闭门店造成销售损失以外,阿迪达斯还面临更严重的库存危机。分析称,截至报告发布当日,阿迪达斯自营及其经销商的库存过剩幅度大约达16亿欧元。

为清减库存压力,阿迪达斯2020年不断加码促销活动,以低价折扣出售商品。有媒体报道称仅去年4月,阿迪达斯在中国市场的线上促销高达3场,线下门店同步进行买一送一的活动,这或许构成了净利润锐减的一大重要原因。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库存达43.97亿欧元,同比增长7.6%。

有网友对2020年阿迪达斯举行的12场电商促销活动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并给出了2020年阿迪达斯“月月骨折”的总结。据该网友计算,在双11活动期内,阿迪达斯京东与天猫平台理论上可实现满1000元减570元,这意味着正价商品或享有低于50%的折扣优惠。

对于阿迪达斯全年净利润暴跌,唐小唐表示,考虑到零售行业属性,门店、人工、仓储等固定支出成本较高,2020年阿迪达斯运营成本减少6%左右,但由于去库存压力,商品折扣率较大,销售下滑、净利润暴跌也很正常。

独立服装零售分析师马岗3月11日对时代财经指出,阿迪达斯2020年下半年表现比上半年要好,出售资产、盘活资产、去库存等动作以保证现金流的正常,虽然利润指标较差,但在去年的环境下取得如此成绩也可圈可点。

时代财经注意到,截至12月31日阿迪达斯短期借款达6.86亿欧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1483%。其他流动金融负债达4.46亿欧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89.9%。与此同时,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9.94亿欧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79.9%。

但阿迪达斯对未来依旧保持乐观,预计2021年起销售额将以中高速增长,2021年毛利率将增长到52%左右,营业利润率预计将反弹至9%至10%的水平。预计今年持续经营的净收入将增长至12.5亿欧元至14.5亿欧元。

唐小唐指出,“目前阿迪达斯的表现放眼整个行业来看是不愠不火,虽然2015年到2018年业绩爆发增长,但零售品牌总是在阶段性爆发之后,就会快速被头部企业碾压。”他补充,自2018年后,阿迪达斯的业绩表现就不尽如人意,收入规模、盈利能力、品牌影响力与耐克呈现出几何级的差距,加之全球经济与消费形势不容乐观,他对阿迪达斯在今年和未来几年的增长预计持保留态度。

时代财经查阅财报数据发现,自2018年以来阿迪达斯营收增速明显放缓。2015年到2017年,阿迪达斯全年营收涨幅分别是16.31%、14.05%、14.80%,而2018年和2019年增幅下落至3.28%、7.87%,今年更是出现了16.1%的负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阿迪达斯在营收与净利润等数据上表现不佳,但在疫情催化下,线上业务得到较大发展。根据阿迪达斯最新发布的“Own the Game”五年计划,未来将从批发模式向面向消费者的直营模式转型,同时投入超10亿欧元推动数字化,预计到2025年80%以上的销售增长都来自直营渠道。

此外,时代财经注意到,自今年1月起,阿迪达斯将大中华区从亚太市场中划分出来,进行单独市场管理与运营,目前亚太市场包括日本、韩国、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

“中国市场对于阿迪达斯来说其重要性可见一斑,独立运营是为了更快的市场反应。”马岗说。

唐小唐也认为,目前大中华区是全球市场中增长最快、潜力最大的一个市场,许多国际品牌早已独立大中华区业务管理,大中华区作为阿迪达斯最大的市场之一,相比其他运动品牌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这一动作似乎慢了一些。

此前,阿迪达斯在今年2月决定启动剥离锐步的正式程序,新五年计划中已没有锐步品牌的相关规划。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锐步销售额为19.04亿欧元,同比下降19.4%。

阿迪达斯表示,在上述关于2021年营业利润的展望中包含了与锐步剥离相关的一些成本,包括IT、商店、仓库、办公室和员工等与阿迪达斯共享的资源运营成本。随着剥离程序的启动,到2021年,这些成本或对持续运营的净利润造成约2亿欧元的影响。到2023年,滞留成本或完全消除。

“并不能说锐步本身的品牌价值不大了,而是锐步对于阿迪达斯的相对价值没那么高了。”唐小唐认为,剥离锐步对阿迪达斯来说是必要之举,没有得到预期投资回报的阿迪达斯,在疫情的打击下也无暇操盘锐步经营。唐小唐认为,应该将经营重点放回到阿迪达斯品牌的运营上。

对于坊间传闻安踏集团有望接盘锐步的消息,唐小唐认为阿迪达斯要将锐步剥离有三套方案,第一是将锐步品牌RPO上市,第二与私募基金进行交易,第三在行业内寻找潜在买家。唐小唐分析:“在行业买家这个层面,安踏集团如果要收购,首先是竞争压力比较小,其次是我认为他们有这个意愿,概率大概在30%到50%。”

但独立服装零售分析师马岗对时代财经表示,安踏集团收购锐步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安踏自2019年收购亚玛芬品牌后,其品牌整合还不到位。另一方面,安踏集团的产品线布局与锐步品牌的重叠度较高,收购锐步的必要性不大。

“以锐步的品牌体量来看,这个剥离周期可能延续数月或更长,甚至在资产完全剥离时找不到买家也是可能的。”马岗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周嘉宝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72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