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转运?软银在韩国又投出了个“阿里巴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谢思宇,编辑:周周,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谢思宇,编辑:周周,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如果不出意外,本周四纽交所将诞生美股近6年来最大的非美国公司IPO。

IPO的主角是一家韩国电商公司Coupang,今年2月份,Coupang提交IPO招股书,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CPNG,当时该公司打算以每股27美元至30美元的价格发行1.2亿股股票。

这使得其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250亿美元IPO以来,外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最大的IPO事件,也是有记录以来的亚洲企业第四大赴美上市案例。

不过在Coupang公开上市计划之后,其收到了资本市场的热捧,3月10日Coupang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宣布,将IPO发行价区间上调至每股32美元至34美元之间,这使得其融资额最高可达到40.8亿美元,估值也从最高510美元推升至580亿美元。

按照上市时的市销率来算,Coupang也仅次于阿里巴巴,而高于亚马逊、eaby和京东,在全球电商企业中排名第二。

在外界的印象里韩国并非传统互联网强国,外界对于韩国的互联网公司也知之甚少,但是Coupang则是其中的异类。

软银6年或将狂赚162亿美元,收益率540%

580亿美元的估值将使Coupang跻身韩国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之一,其市值和韩国最大互联网公司Naver Corp.相当,超过了估值390亿美元社交巨头Kakao Corp.。

在韩国国内,Coupang也是韩国近10年来最大的IPO事件,再往前,只有2010年三星生命保险业务上市募资额略高于Coupang。

值得注意的是Coupang之所以受到资本市场的欢迎,最大的原因在于其强劲的增长势头。

该公司的文件显示,自2018年初以来,该公司的收入每个季度都在增长,2020年该公司实现收入120亿美元,相比2019年的63亿美元增幅接近100%,而亏损却逐年缩小从6.99亿美元收窄至4.75亿美元。

Coupang上市将引发一轮资本盛宴,其中一个孙正义旗下的软银集团将是最大的赢家。资料显示,上市前愿景基金持有Coupang38%的股份,在Coupang上市之后,软银将拥有33.1%股权和8.6%的投票权。

这意味着仅仅6年之后,软银投入的30亿美元就将增值至接近192亿美元,净收益为162亿美元,狂赚540%。将成为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最大的资产,超越2020年底在美国上市的餐饮外送平台DoorDash。

孙正义转运?软银在韩国又投出了个“阿里巴巴”

这一结果得益于软银早期的大胆投入,2015年软银宣布10亿美元投资Coupang,软银当时投资Coupang,是为了在韩国复制他们在中国的成功。此前他们曾经投资了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并且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2018年Coupang又从愿景基金获得了2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为90亿美元。

当然Coupang除了给孙正义带来超额回报外,还有两家大名鼎鼎的风投机构也将获益。在软银集团投资之前,2014年红杉资本向coupang投资1亿美元,同年由私募公司黑石集团牵头,完成3亿美元的融资。

另外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近期也披露,于2014年通过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向Coupang投资390万美元,目前持股约为0.1%。

另外,Coupang创始人金范锡(Bom Kim)也将在跃入亿万富翁的行列,上市之后,金范锡将持有10.2%的股权以及76.7%的投票权,这意味着其身家接近60亿美元。

Coupang崛起的秘诀

虽然只是一个人口仅5000多万的国家,但在韩国Coupang无疑是毫无疑问的巨无霸。

根据Korea IT Times报导, Coupang在2020年超越对手11th Street及Gmarket,荣登韩国最多活跃用户电商的宝座。2020年第四季度的资料显示,活跃用户已达1400万,也就是1/3韩国人口都是Coupang活跃用户。

事实上,过去多年,韩国的电商市场的C位一直被外资也就是eBay把控,但Coupang改变了这一现状。

相比2000年就进入韩国的eBay,Coupang的历史要短的多。2010年金范锡(Bom Kim)才创办了Coupang。

根据福布斯的报道,金范锡出生于韩国首尔,其父亲是韩国著名的财团现代集团的总经理。13岁时他移居美国,后来进入哈佛大学获得文科学士,本科毕业后又考入了哈佛大学商学院,不过仅仅六个月之后就退学。

2010年前后,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横空出世,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模仿者,比如王兴的美团网以及韩国的Coupang。

Coupang的创立实际上深受Groupon的影响,Coupang这个词是由“coupon(优惠券)”结合韩语象声词“pang”构成。

在初期,Coupang效仿Groupon,提供餐厅优惠券、SPA按摩及其他服务打折团购券。

不过也正是在2012年,由于Groupon逐渐衰落,Coupang的商业模式开始发生变化,逐渐从团购转向电商市场。

同样在2012年,Coupang销售额达6.5亿美元,实现了收支平衡。

自转型电商模式后,2013年Coupang网站商品交易总额突破10亿美元。2014年到2019年,Coupang销售额从3485亿韩元上升至7.1531万亿韩元,增长率达1952.5%。

服务是驱动Coupang增长的关键,Coupang在体验和运营等方面下了很大功夫。

在韩国,电商75%的销售额都来自移动端,因此Coupang把移动端的开发和优化放在非常高的位置上。

“人们都说信息丰富加载就慢,信息简陋加载就快,二者不可得兼。解决这一取舍问题正是我们要做的一件大事。”金范锡曾表示,Coupang希望在移动端给用户提供丰富的体验,而且载入速度仍然非常迅速,让用户随时随地都可以购物。

和Gmarket等电商网站不同,Coupang为每个用户提供了定制化的主页;为了满足消费者人工咨询的需求,Coupang为此配备了很多客服;另外Coupang还经常召集消费者试用产品,鼓励用户写体验报告提升顾客对网站与产品的信任度。

另外在支付和退货上,Coupang也营造了与众不同的体验,比如其采用一键式付款服务,用户结帐时不用刷指纹、扫脸、密码验证,只需按下确认结帐即可实现无缝付款服务。

在退货时,消费者只需要把产品拿到家门口并在APP上点击通知平台即可,不用重新包装,就有人会来收取。

不过要说到Coupang成功的杀手锏,要是归功于Coupang的物流服务——“火箭交付”。

物流是Coupang在用户服务体验上投入的重点。在发展早期,Coupang与第三方快递合作,将货物运送到消费者手中。

2014年开始,该公司开始耗费巨资在供应和交付等物流基础设施上,投资建设了自营的火箭配送(Rocket Delivery)服务,提供次日达服务。

2014年,当Coupang开始运营配送中心时,韩国全国有只有27个交付中心,但在2019年,这个数字增长了6倍,达到168个。目前,Coupang是韩国第二大B2C物流公司,有超过100个自建的物流中心,有15000多名司机。

此后,Coupang还发展出了送货速度更快的“黎明快递”服务,为前一天午夜之前的订单提供早上7点的配送到门服务。

按照金范锡的说法,“如果家长在上学的前一天晚上意识到孩子需要一件新的雨衣,他们可以在午夜之前订购,第二天早上7点之前就能收到产品了。”

根据报导,Coupang有近1/3的货物都是在晚上十点之后抵达的。对于习惯加班、补习到深夜的韩国人来说相当便利。

这一服务特性对留住固定顾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2020年6月,韩国企业声誉研究所对7个韩国电商平台进行了品牌声誉调查,Coupang获得第一名,其中火箭配送被认为是核心的原因。

在疫情期间,Coupang自建的物流体系优势更加凸显,由于可以在半天之内交付订单,很多消费者在Coupang上购买新鲜食材在家做饭,因此其订单量大增。

Coupang还仿造美国亚马逊Prime会员计划,Coupang顾客可开通Rocket WOW会员,缴纳2900韩元月费(约16元人民币)即可无限制享受免运、30天内免费退货、当日送达等服务。目前参与Rocket WOW会员计划的顾客占活跃用户的32%。

除了电商业务, Coupang 也在积极开拓自身生态,比如Coupang也提供Rocket Fresh生鲜递送、支付服务RocketPay;2019 年 8 月份起, Coupang 还展开了外卖业务推出韩国最大美食外送平台Coupang Eats。另外Coupang在视频业务也感兴趣,2020年收购了东南亚三大视频媒体运营商之一的Hooq Digital。

有意思的,由于看到中国电商发展优势,Coupang在2014年、2016年和2019年先后成立了上海、北京、深圳分公司,目前其在中国共有近300名员工,主要以研发为主,业务包括括反欺诈、前端页面、搜索与发现、供应链等。

Coupang的烦恼

对于正在积极IPO的Coupang来说,其目前也并非全无烦恼。

事实上在国内,Coupang正在陷入员工过劳死的风波当中。去年10月份在大邱Coupang运营中心的一名27岁工人被发现死在家里的浴缸中。

根据调查,该工人在去世前一周工作了62个小时以上。Coupang最初否认该工人因工作而去世,但但在官方裁定其因劳累而死后,Coupang开始对外道歉。

对于Coupang这是其极致服务带来的恶果之一。

Coupang曾表示,几乎100%的订单是在同一天或第二天交付的,而达成这一结果背后则是大量的人工。

“Coupang的最大创新就是使用数据和人工智能来寻找压榨工人的方法。”有人认为,尽管Coupang和亚马逊之间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是前者的自动化程度要低得多,依然大量依赖人工。

为了维持自建物流系统的优势,Coupang需要倚靠大量外送员进行配送,因此在2020年员工数就从2.5万名翻倍至5万人,预计2025更将再招聘5万名员工。

孙正义转运?软银在韩国又投出了个“阿里巴巴”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的法律对于工人的劳动时长有着严格的规定,比如全职工人每周最多工作52小时,八小时轮班中必须强制休息一小时以及提供强制性医疗保险。

但是Coupang还是有办法钻漏洞,也就是使用没有合同的临时工,根据一名韩国研究员的说法,在Coupang仓库中,有90%的工人是临时工或签订短期合同。她说,“仓库工人的最大抱怨之一是,他们在Coupang的工作量比其电子商务竞争对手要重得多。”

这种问题的存在是否会削弱Coupang的长期增长的可持续性,值得外界关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谢思宇,编辑:周周

原创文章,作者:a152112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k39.cn/zdyk/zhideyikan/373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