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院办肠仔,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阿龙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院办肠仔,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阿龙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

如果你错过关注其他B站UP主,你顶多错过了一些精彩内容。

但如果你从未关注过卧龙寺,那么你错过的是一个世界。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是一个你只会刷到零次或者无数次的男人,一次卧龙寺,终身卧龙寺。

这是一个高产到令母猪汗颜、令蚁后哭泣的男人,一旦你关注了他,从此你的动态页就只能看见日更成百上千的卧龙寺,从此可以卸载快手和抖音。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就连一个其他网友随手投的,只有8秒的视频,挂上了关键词,都能有近七十万的播放,下面的评论全是卧龙寺受害者协会。

视频网站上从不缺搬运工,但大多数人的搬运速度和数量只能算愚公移山。而卧龙寺的搬运量,是将月球搬到地球上的天文级的,足以让你的哔哩哔哩APP,就此改名为卧龙寺APP。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面对卧龙寺,B站用户先是被这个男人气到,继而产生了一种斯德哥尔摩情结,觉得卧龙寺无愧于挑战权威的智械领袖,一天一千更的气势是对坐拥数百万粉却能鸽就鸽的大up主的实力嘲讽,极短的视频时长和极高的播放量形成了令新生up主望而生畏的反差,大有拆B站招牌的趋势。

高产赛猪厂是怎么炼成的

卧龙寺很难被归结为任何一个区的up主,除非B站新增一个区叫竞品搬运区。

他播放量最高的一个视频是老牌交通栏目“谭谈交通”中一个古早片段,具体内容为成都人和福建人的“跨国交流”,画质稀烂,但是挡不住大家纷至沓来,在这个景点上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上百万播放的视频在卧龙寺那里是标配,从来不愁弹幕和评论,与其说是视频有什么还不如说每一个视频都是团建,重点已经从“这个视频是什么”转移到了——

视频的内容是无关紧要的,时长和标题才是卧龙寺的病毒性所在。

一分钟左右的时长能够同时保证你有源源不断刷下去的动力和随时脱出的轻松感,这种在抖【】和快【】一脉相承下来的范式已经得到了验证,照搬到B站上,也很难不火起来。

而卧龙寺取标题的方法可谓是集新媒体引流糟粕至大成,你不能说取得有什么技巧,但是人总是没有办法抵抗模棱两可的垃圾话,看卧龙寺就像看一部连载几十年的肥皂剧,一集一集刷下去成为了一种惯性。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卧龙寺也就是这样,在离开之前,以刚过一百万的粉丝,和一年不到的更新,刷到了25亿的播放量。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25亿是什么概念?

B站最大自然人up主老番茄,拥有超过一千四百万的粉丝,播放量是16.6亿。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B站官方电影账号,有着超过两千六百部正版电影,播放量是22.9亿。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张三永远的敌人罗翔老师,同样是这两年的新晋up,兼2020年度最受欢迎up主,播放量3.3亿。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而这还并非卧龙寺的全部实力,限制阿龙发挥的一大因素在于B站的审核。阿龙曾在一条动态中表示到:

不是我更新快,而是B站审核太慢了。

对于粉丝动态首页被卧龙寺霸屏的抱怨,阿龙也表现得云淡风轻,亲自演示拉黑过程。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然而,尽管卧龙寺的海啸级流量,足够1万个新人UP由贫困转小康,人们却发现:直到停更为止,卧龙寺貌似一次饭都没有恰过。

“难道他搬运视频是兴趣使然吗?像那个光头男子一样?”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有钱不赚王八蛋,这么大的流量是个人都得尽快捞个喷饭钵满。”

对于卧龙寺的迷惑行为,有人开始合理怀疑此事必有蹊跷,阿龙一定是在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在恰饭。

毕竟满打满算,卧龙寺赚的钱似乎只有网友充电的那几个子儿,加起来不过200多块,可能连交电费都不够。

再结合他那一日千更、一泻千里、一目千行、一拳千人的产量,卧龙寺的本体也更让人琢磨不透。他究竟是个手速惊人的活人,还是一个爬虫或AI程序?

此番争论,似乎在B站2020年百大UP主名单出台后有了答案。

当天,卧龙寺罕见地没有更新多少视频。一位忠实粉丝在其评论区中写道:

“现在是北京时间19:23,卧龙寺已经有四个小时没有更新了。百大伤透了阿龙的心!”

没人能料到,继这次伤心打击之后不久,卧龙寺就消失在了互联网的茫茫人海中。

卧龙寺的神隐

2021年1月21号,一个风和日丽、平淡无奇的日子。

当人们一如既往地打开卧龙寺APP,却发现阿龙上传了一首张震岳的《再见》MV,随后就停更了,没有被销号,也没有说明。悄悄地离开,正如他悄悄的来。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很多人一开始还在数阿龙有多久没有更新了,一分钟,一小时,一天,然后大家忽然发现,这并不是偶尔的停更,也不是像央视官网的官号停播三五天武林外传那样“去去就回”,而是真的就这么消失了,甚至都留不下一两句可供解读的内容。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央视的武林外传直播也是一绝

大家开始慌了,无论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都有种自己描述某国和平的硕士论文写到末尾忽然得知某国开始内战的崩溃感,大家开始私信他,一遍又一遍地从《再见》的歌词里寻找阿龙的蛛丝马迹,又或者是开始在b站上寻找阿龙的转生。

而在这个把卧龙寺挖了个底朝天的全民运动中,有人发现了卧龙寺很久之前的动态。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原来,阿龙一直是一个活人。而且,这个视频播放量破20亿、粉丝数超百万的男人,只恰过一次饭,那碗饭让他赚到了一毛两分钱。

阿龙于2018年7月成为B站UP主,当时宣称“求关注,每天发微博有趣视频,数量较多,凌晨更新。”

也正如他所说,卧龙寺的视频从来都没有标记原创,给他投币也只能投一个,侵犯不到原作者的权益。在如今搬运如抢劫的营销号遍地的B站上,不可不谓一股清流。

那时的阿龙,时不时会在动态中跟粉丝交流,比如“是这样每天发段视频好,还是去微博搬搞笑视频?”再如“本号为垃圾营销号,不喜勿关注,别发私信骂了,动态下面骂。”

大约是在2020年下半年,不知是出于精力有限,阿龙迎来了机械飞升,把人肉搬运变成了代码工作。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从那之后,活人式的动态明显减少。这也让他的离去显得更加意外,也更令人不禁浮想联翩:

“卧龙寺是不是一次行为艺术或者社会实验?它的出现是不是为了讽刺平台的内容生态,当环境变得连搬运工都觉得邋遢得难以下足,再拂袖离开?”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阿龙这明显是为了反讽那些见钱眼开、吃相难看的人嘛,一有点流量巴不得趁早把粉丝的钱都榨干。”

“百万粉的卧龙寺,连个知名UP主认证都没申请,再瞅瞅某些百大······”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总之,卧龙寺走得实在太过意外。

阿龙走后,一些人觉得他转生成了一个有着鸣人头像的新up寂照庵。一是因为阿龙忽然诈尸转了寂照庵的动态。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二是因为卧龙寺之前的头像是长大了的博人,现在变成了鸣人博人父子合照。而寂照庵的头像又是小博人,意味着世代的交替。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还有人觉得它转生成了凤雏庵也不一定;卧龙寺可能分散成了无数个个体,以至于有人把任何不说话的搬运工都当成是卧龙寺的一份碎片。

但是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找多少转世活佛,还是不能证明卧龙寺没有消失不见,没有突然离开我们的首页。

那些年的搬运巨头们

在卧龙寺的视频下面,免不了会出现其他两位up的身影。

在B站做搬运并不是卧龙寺一家独大,在2020年下半年的顶峰时期,曾经有过B站搬运三巨头:卧龙寺,大霓奈,和后起之秀牛滑墙。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院办其实一开始知道的是大霓奈,后来才因为压倒性的视频数量开始了卧龙寺APP的征程。有选项就会有选择,就连搬运号也会有拥护者在别人视频下面争论谁是搬运之王。

大霓奈和牛滑墙相对较像活人,也开直播,搞搞粉丝经济啥的,但是总归不如卧龙寺更得勤快,也没能成为一个ICON,反而成为了一个主播。大霓奈成为up的时间更长一点,而牛滑墙因为更了没一会儿马上就开始直播,反而被封了一段时间的号。

解封之后,牛滑墙本人还会去一些播放量高的视频底下留言,做出一些奇妙的灰太狼行为。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我一定会回来的.gif

对此,较为激进的卧龙寺粉丝表示: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当卧龙寺消失之后,有些粉丝因为愤懑而把枪头对准了其余两个UP主。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在卧龙寺最后一个视频下面,争论卧龙寺和大霓奈谁才是真正的普罗米修斯的对话能攒到快六百回复。

而在卧龙寺之后,无数卧龙寺的后继账号像有钱人死了之后出来继承遗产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一样从四面八方冒头,有人明确指出自己只是缅怀卧龙寺这种跨APP的盗火者,有人什么都不说,留评论猜测自己到底是不是卧龙寺活佛转世。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转生大赏

这碗饭看着是挺好吃的,但是卧龙寺的成功能不能复制,归根到底还是看观众们的心情,毕竟硬件可以复制,代码已经有人手把手教,来一台闲置电脑就可以无限逼近卧龙寺,但是再靠这样的单纯硬发视频,在已经闻到肉香的上百个卧龙寺复制人里面,想要再突出重围,也很难。

卧龙寺作为一个沉默的搬运工,时运使然成为了一类up的代称,就算离开了B站,也永远活在了网友们的梗里。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又或者卧龙寺并不因为搬运量大而成为的卧龙寺,而是因为每一条绞尽脑汁抖机灵造梗的评论和弹幕,被23亿的播放塑上金身,真的变成了寺里的一尊不会动的斗战胜佛。

有人感谢过阿龙,是他让自己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不管有没有转生,卧龙寺的传说就断在了1月21日,后来者加着缅怀大于实际意义的关注,留下几句yyds,看两天视频,也该把注意力挪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差不多的时间,我能看到b站也开始尝试连刷式短视频方案。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这样的LOGO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和这样的界面  by the way土味阿全还蛮好看的

说到底,阿龙也可能只是真的是一个兴趣使然的一般网友,只是碰巧站在了浪尖上。

或者,真如那个推断卧龙寺真身的视频所言,卧龙寺的真身其实是——

川普。

这个点击量高达25亿的up主,离开了B站

[email protected]

P.S.最后感谢阿龙,谢谢你曾经来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院办肠仔

人已赞赏
值得一看

市值仅次京东、直追百度,这家韩国巨头什么来头?

2021-3-12 21:34:53

值得一看

《鬼灭之刃》凭什么成为新一代国民动画片?

2021-3-12 22:09: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