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掏钱走进医美贷陷阱?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作者:可杨,编辑:邢昀,原文标题:《医美贷卷土重来,这一次年轻人能守住钱包吗?》,题图来自CFP。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可杨,编辑:邢昀,原文标题:《医美贷卷土重来,这一次年轻人能守住钱包吗?》,题图来自CFP。

从双眼皮、抽脂到热玛吉、刷酸……整形美容不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市面上的医美项目层出不穷。而大学生、应届生和工作不久的95后成为医美消费主力,高额的医美项目撞上一心求“美“的年轻人,医美分期再度瞄准时机登场。这一次,医美分期能拿下多少年轻人的钱包?

钱钟书在短篇小说《猫》中写过这么一段:

李太太从小就对自己的外表不满意,皮肤不白,眼皮不双……单眼睑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缺陷……当她到达日本后,去医院修了眼睑,加深了左脸颊上的酒窝。

民国时期,西方先进的美容方式传入,爱美之风盛行。还有《人工美容术》这样的读物流行,封面上著着“妇女必携”。

不过,当时整容的价格并不便宜,只有少数人能负担,普通人大概只能拍个黄瓜。李太太取道日本,最后“新买的双眼皮花了500日元”。500日元什么概念?相当于那时城里人忙活大半年到一年的收入。

如今,拉个双眼皮早已不用去日本、韩国,国内各类医美项目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颜值就是正义,容貌焦虑泛滥背后,医美行业迎来“大跃进”。价格的问题也有人帮忙解决——医美分期。

2018年严监管下倒掉了大批医美贷机构,如今医美分期有卷土重来的势头。一名信贷行业从业人员向豹变表示:只要医美机构还在,医美贷就很难被取缔。

2020年年中,新氧、美团等互联网平台入局医美分期并打响价格战,这一次,年轻人能守住钱包吗?

01 颜值经济太火,医美分期卷土重来

2021年2月,20岁的李苗偶然在抖音上看到了北京一家医美机构的广告,称可以为消费者免费预约面诊。在她看来,90后做医美很普遍。而自己正好有一些需求,于是填写信息、预约时间,前往该机构进行面诊。

几年前,整容医美还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而现在抖音、小红书这些95后扎堆的社交娱乐平台上,拥有完美外貌的网红不断走红,他们也并不避讳向粉丝分享自己的医美经历,年轻人开始成为医美机构的主力客群。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9年夏季学生医美消费报告》,医美消费群体中有51%是学生,应届毕业生占据了学生医美群体的41%,其次是大学生。

年轻人,掏钱走进医美贷陷阱?

医美项目从几百上千到万元不等,而面对“一穷二白”的95后群体,谁在为年轻人的爱美之心兜底呢?

李苗很快知道了答案。面诊结束后,咨询师立马和李苗敲定了方案、价格。

2万多,并不是个小数字。不过咨询师说,可以分期支付,然后叫来一名自称是度小满的工作人员。对方以“试试贷款额度够不够”“贷款14天内免息可退”为由,引导李苗贷出了两万余元。

这是李苗第一次贷款,事后她仔细考虑,决定不在该机构做,试图退款。这时却发现找不到退款键。她找医美机构沟通,对方表示未做项目,钱没到账。而李苗告诉豹变,等自己发现这笔钱到账上,已经产生了400多元的利息。

医美贷,曾是医美行业里惯用的揽客手段,但2018年下半年强监管后一度销声匿迹。如今,医美贷又有卷土重来的势头。

从2020年年中,美团、新氧、马上消费等“玩家”入局,既有医美互联网平台、又有消费金融机构,这个赛道再度热闹。

美团近年来一直在发力医美项目,2019年医美业务从美团丽人业务部独立,升级成为单独的美团医美业务部。2020年二季度,疫情影响渐渐消退,医美成为美团点评所有到店综合业务里恢复最快的。即使戴着口罩,也阻挡不住大家对颜值正义的追求。

美团的医美分期也在这时上线。2020年618,美团APP上线“有分期 美丽更轻松”的活动。

用户直接在美团平台上申请分期,审核通过后,款项支付到相应商户,用户去线下享受服务、按时还款。最高额度为10万元。

2020年底,新氧上线医美分期产品氧分呗,额度在2000-50000元。不过,目前氧分呗并未全放开,仅有部分用户在ios新氧APP小工具中能发现氧分呗入口。

马上消费2020年末在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多个城市招聘医美专项的市场团队。实际上,马上消费旗下关联公司的医美分期团队2019年才刚刚收缩。

一些线下医美机构也蠢蠢欲动。张静所在的成都本地互联网医美转诊平台,2018年时因没有牌照而暂停了医美贷业务。她告诉豹变,2021年2月,该平台开始和几个放贷机构合作。与美团等平台直接在线上申请不同,这些医美贷业务是在线下申请完成。

随着越来越多玩家入场,一直驻守在医美分期战场的度小满金融、即科金融,也开始有所动作。医美分期的价格战又开始打响。

美团生活费(医美)分3、6、12期,对应手续费率分别为2.88%、4.80%、8.52%。而氧分呗则打出月息0.8%-1%的超低利率。

而张静所在机构打出了分期免息的口号。她告诉豹变,所谓的免息,实质上是由他们这样的机构或医院来承担。这些利息对于分期的用户来说并不低,免去利息后,用户的消费意愿会更高。而之所以机构或医院愿意承担这部分利息,是因为分期带来的业务量很大。

02 渠道医院的获客密码

Z世代对于美的追求,让医美市场变得越来越火爆。近日,中青校媒向全国两千多名高校学生做的问卷调查显示,近六成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

95后小严毕业工作两年,她因为自己脸上的痘痘在职场上不够自信。一次刷手机看到了一个15元体验活动,就预约了到店体验。她告诉豹变,在店里被两个人围着一顿忽悠,买了一个1万多的治疗套餐,自己的钱不够,对方说可以分期。

年轻人,掏钱走进医美贷陷阱?

而在这个套餐快结束时,对方又忽悠小严做了微雕升级,小严又通过医美分期贷出了2万多。

小严说,一旦进了医美机构的大门,各路洗脑话术,总得让你出点血。“只做几次怕没效果,前前后后被忽悠,花了更多的钱。”

在医美项目中,皮肤美容、脱毛、瘦脸针等轻医美项目最受消费者欢迎,这类非手术项目安全性高、单价低,消费者愿意买单,复购率也高,通常会被商家拿来做引流项目。

在互联网平台上搜医美,可以看到各种9.9元小气泡,免费测试皮肤状态等。而一旦消费习惯被培养起来,接下来可能就是隆鼻、丰胸等手术类大项目。这些项目动辄上万,也让医美贷有了更多空间。

实际上,医美各类项目定价等信息并不透明。对于医美机构来说,想要赚钱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获客,因此很大一部分支出都花在营销上。以新三板挂牌公司华韩整形为例,其毛利率在2020年大概是50%,而这一年销售费用是1.65亿元,归母净利润1.1亿元。

通过分期服务让消费者心理能负担更高价位,有助于医美机构获客。

目前市面上的医美机构可以大致分为渠道医院、直客医院两类。张静告诉豹变,所谓的渠道医院,就是接收由第三方中介介绍的客人,而这些中介往往就是美容院、美甲店等,渠道医院则需要在完成一次交易后向中介返点。

张静表示,一些渠道医院返点甚至高达70%-80%。这也成为渠道医院普遍价格高昂的原因。她举例,一个3000元的项目,按照70%的返点算,医院需要给美容院2100,自己只剩900,必然是不赚钱的,但如果定价定到三万,那么即使其中两万返点给美容院,自己也能剩下一万。

这样高额的定价,再加上医美分期的助力,更容易被消费者消化,因此医美贷深受渠道医院的喜爱。

医美贷在2016年迎来行业元年,鼎盛时期医美分期机构的数量曾达到千余家,覆盖的客群延伸至大学生群体。那个时候,随便去个医美机构,都能看到前台一堆分期产品的二维码。

不过2018年下半年开始,医美分期市场就迎来了强监管,到2018年底,医美分期平台数量已降至30余家。

虽然不少分期平台打折低利率、免息的口号,但从黑猫投诉上可以看到,关于医美分期隐性利率高,各种隐藏服务费、手续费、违约金,“变相高利贷产品”的投诉不少。

此外,黑猫投诉上还能看到不少在校大学生对医美分期的投诉。有在校大学生告诉豹变,自己近期就曾成功通过美团分期购买了一项医美项目。也就是说,尽管2017年监管部门就曾发文,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但实际上通过医美分期等等途径,在校大学生依旧可能背上贷款。

医美行业目前还处在信息不透明的状态,医美项目的服务质量和结果也并不稳定,医疗事故不少见,消费者、中介、医院几方纠纷高发,而医美分期的业务又多了一个放贷平台的角色,导致纠纷更加复杂。

 03 “为了找工作,我差点背上7万医美贷”

医疗美容客单价高、市场需求强,以女性消费为主,而女性客群贷后表现一般优于男性客群,违约风险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有这么一个优质场景,医美分期看起来是个非常诱人的生意。

但实际上医美场景的风控难度比较大,在医美分期的场景中,消费者和金融公司形成借贷关系,最终要么消费者背上贷款,要么金融机构面临坏账风险,而中介和医美机构真金白银落进口袋里,从中盈利颇丰。

于是在医美分期野蛮生长的那几年,经常出现中介与医美机构联手,操作医美骗贷产业链,很多消费者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圈套。

年轻人,掏钱走进医美贷陷阱?

毕业第一年,刘宇因为到医美机构应聘找工作,险些背上一笔贷款。

2020年6月,刘宇来到成都,面试一家医美机构咨询师的工作,顺利通过面试后,刘宇和同期的员工们开始进入公司培训。

刘宇告诉豹变,自己家境不错,之前从没在网络上贷过款。

起初,刘宇觉得医院的培训很专业、同事氛围也好,于是签了劳动合同。这之后,身边的同事开始在说笑间劝她整容,经理和她谈话时,开始灌输只有整容才能变美、才能有客户的思想。刘宇开始对自己的相貌不满意,甚至主动找到医院咨询师面诊,对方推荐了接近整全脸的9万元套餐。

此时,刘宇并没有意识到有问题,觉得公司也不会强制大家整容。但是经理不断暗示,整完容之后,就能顺利通过培训,成为机构的咨询师。最终,刘宇同意先做检查。

刘宇告诉豹变,这个过程中,这家医美机构的员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她下载了三个分期软件,办理总计七万元的医美分期贷。她才意识到,这家医院并不正规。

刘宇提出离职,要求取消贷款,强硬反抗,最终挣脱了这家医院的控制。而她记得有一些新员工最终还是进了手术室。

打着应聘为由整容的招工美容贷在医美分期野蛮生长时期是常见套路。

2017年前后,医美骗贷猖獗,有些中介从农村拉上一批大爷大妈,打的口号是“某地免费一日游,包吃包住,返还1万元”,而到了医院甚至不用真的做医美项目,只需要填个表单,医院就能从金融机构处拿到贷款。医院和中介赚得钵满,而大爷大妈们却不知不觉中背上了贷款。

也有一些人用一个大巴车将夜场所有小姐拉上,集体去医院申请贷款整形。

2018年医美分期被监管,但这些套路并没有销声匿迹,并且有了升级。

2020年8月,北京市公安局打掉了十多个“招工美容贷”诈骗团伙。这些团伙先是发布“高薪”招聘广告,吸引求职者;然后面试时提出整容条件,甚至承诺整容贷款报销;接着由专门的医美机构为应聘者制定整形方案,最终申请贷款。

在这些医美贷圈套之下,受害者背负上了高额债务,还有一些因为不正规美容机构的劣质服务导致毁容,遭受精神、物质打击。

上一轮野蛮生长中,一些分期平台因为居高不下的不良率,最终遭遇洗牌。经过一轮洗礼,如今医美分期战火又起,这些新入局的“玩家们”如何在成本、服务、风险上做管控,变得更为重要。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更需要始终保持清醒,爱美的同时也尊重自己的钱包。

人已赞赏
值得一看

被骂是“伪需求”的共享充电宝,迎来第一个IPO

2021-3-14 0:21:35

值得一看

玩具枪市场调查:致富的和危险的

2021-3-14 0:50: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